朱砂痣

黑毛(十六)

注意:原创人物穿莫玄羽,因脑洞而纯属写着玩。

  莫玄羽磕磕绊绊地跑向厉春娘的书店。

  正在整理书的厉春娘见他一身血跑进来,吓地直到:“小官人你怎么了?”

  莫玄羽流着泪,说道:“快扶我!”

  这一声,他几乎是吼出来的,厉春娘赶紧扶起他。

  厉春娘把莫玄羽扶到平时躺的躺椅上,莫玄羽躺下的时候叫了一声。

  “操!”

  原来是后背上,还留这一些还没完全刺入肉里的瓷片,碰到了躺椅刺得更深。

  流出的血透过竹制的躺椅流了出来,滴在地上。

  急得厉春娘直冒汗:“小官人,你先在这里躺着,我去叫医生来。”

  莫玄羽疼得没说话,任由厉春娘跑出去。

  莫玄羽闭眼强忍着眼泪不留出来,他今天都倒了什么霉。

  莫玄羽看着还在流血的左手,心里很是不爽。

  掏出话本看了起来。

  没等他看完一页,厉春娘就带着一位老医生过来。

  老医生见了,也是吃惊。

  毕竟莫玄羽这个样子的确很吓人。

  金白色的衣服因为打架弄得灰溜溜,还沾着血,后面的衣服基本是被血染红了,整个人蓬头散发。

  此时躺在躺椅上,躺椅下边一摊血迹。

  要不是厉春娘坚信莫玄羽还活着,老医生还以为他早就失血过多死去。

  厉春娘抢过莫玄羽手上的话本,骂到:“你是不要命了,还看话本,别以为你金贵我就不敢骂你了。”
 
  老医生止住她的骂声:“别骂了,快扶人去床上,记得要让人背朝上,他背上被什么东西刺住,一直在流血。”

  厉春娘听了,赶紧扶莫玄羽到后院的床上去。

  在后院,忙活的厉春娘的娘见了她女儿扶了个血人回来,连忙问道:“春娘,他是那门子来的人?”

  厉春娘说道:“娘啊,你可别管了,快帮扶他去床上,他快死了,要是不救他,他死了可要赖在我们身上。”

  厉春娘的娘听了最后一句,也不管手中忙活的事,走过来帮忙扶他进房。

 
  老医生见了趴在床上的莫玄羽,问厉春娘母女两有没有剪刀,和针线。

  厉春娘平时也有绣女红,便从屋里的一个装女红的篮子里,拿出了剪刀和已经穿好的针线。

  老医生接过剪刀和针线,把她们喊出去。

  厉春娘母女站在门外,一人一句的聊了起来。
 
  厉春娘的母亲姓赵,人人都叫她赵婆。

  赵婆问道:“里面的血人,你从哪里捡的可吓人。”

  厉春娘答道:“那可不是我捡来的,他是金宗主的三公子。”
 
  赵婆听了,瞪大眼睛说:“就是你说的那个平时经常到你店里的主家小少爷。”

  厉春娘点了点头。

  赵婆觉得奇怪,又问道:“他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别人都不敢招惹金家人,而且还是主家的。”

  厉春娘解释:“我刚才去外面找医生的时候,听了别人说,那小流氓砸了老郑的摊子,三公子从那路过,过去劝架,结果和那小流氓打了起来,就成这样。”

  赵婆一听是小流氓就信服了,那小流氓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不过赵婆还是感慨:“那小流氓连主家的小公子都干打成这样,你以后可别招惹他。”

  厉春娘笑着说道:“那小流氓不识字,哪里会来我这书店哩。”

  赵婆听了也笑道:“我就怕那小流氓看上你了,要把你抢了当妾呢。”

  厉春娘年芳十六,长得也是貌美如花,有闲汉经常看在她的脸上到这买话本,要不是因为金家的治安,他们那几个闲汉早动手。

  因此赵婆对她女儿的美貌很是自信。

  厉春娘被夸得也是眉眼弯弯:“那我就躲在家里,不出来给他看。”

  赵婆看着厉春娘又看看屋里,突然说道:“你觉得屋里那金家小公子怎么样。”

  厉春娘听了脸一下红了起来,一点也不像平时泼辣的样子:“还行吧。”

  赵婆看了她女儿的样子,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看来是有戏。

 
  题外话:
  (请别无视!!!)
  那个黑毛指莫玄羽,大家希望他和那个人组cp,还是不组?

  bg线:厉春娘,阿箐,可以补充

  bl线:金光瑶,金凌,薛洋,聂明玦,可以补充

不组

我听人多的那边。

评论(3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