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黑毛(十五)

注意:原创人物穿莫玄羽,因脑洞而纯属写着玩。

本章内有暴力情节,慎入。

  接来的几天和往常一样,每天早晨和屠风练剑修炼灵力,去点书房看书或者话本,以及和金凌的嬉戏。
 
  下午就是出去闲逛,有时会去金麟台,有时就去厉春娘的书店买话本,或者待在那边看会话本。

  晚上回到玄殿修炼灵力。

 
  今天下午,莫玄羽准备去厉春娘那儿,这次倒不是为了买书,只是单纯想去她那边坐坐。
 
  厉春娘是个很会享受的女人,可以从她选地开店看出来。

  厉春娘选的地是一颗大树底下,夏日的时候凉爽,冬天则温暖至极。

  她在书店里边摆了一张躺椅,莫玄羽有时没事就会去厉春娘那边,瘫在那儿看会话本。

  因此厉春娘还抱怨过他占着她的躺椅,莫玄羽就从别的店里买了张躺椅放在厉春娘店里,省得她继续抱怨。

  莫玄羽手上拿着第五册的《寻鸳记》边看边走向目的地。

  前四册他一早就看完了,昨天买的第六册他还未看,都放在乾坤囊里面。

  突然,一个东西向他砸来,经过屠风多天的调教,莫玄羽轻松地避开了那东西。

  他低头看那掉在地上的东西。

  那是一碗白瓷碗装的米酒汤圆,不过那白瓷碗已经碎成一块块,汤圆被地上的灰尘沾着,失去了原来的白净,变得黑乎乎的,看着都有点恶心。

  莫玄羽扭头看向那碗米酒汤圆飞来的方向。

  一个身穿金家家袍的少年砸着一个卖米酒汤圆的摊子,嘴里叫骂着些什么。

  莫玄羽记得,那摊子的老板卖的挺火的,厉春娘曾经买过两碗,他尝过一些,还挺好吃的,不至于像那少年说的那样难吃。

  莫玄羽不想掺和这件麻烦事,于是想快步走开。

  可那老板可能认识他,见了他,好像见到了什么救星似的,喊道:“三公子,你看看我多冤枉啊!他那个小流氓无缘无故就过来砸我的摊子,三公子你评评理。”

  那个少年撇撇嘴,说道:“这是飞来横祸,不是无缘无故。”

  既然被叫住,莫玄羽也不好走开,于是叹口气过去劝架。

  看样子那少年应该是金家的客卿,莫玄羽想了想,以他这个三公子的身份应该好压他吧。

  可薛洋又是谁,他是连金光善的脸色都不看的流氓,莫玄羽真的能压的住吗?

  莫玄羽把话本放进乾坤囊中,说道:“额,小兄弟,你这样砸摊子不好吧,虽然金家会赔,但毕竟这是人家辛苦劳作的成果,赔起来也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

  只见薛洋笑着说道:“我管他,这是他多少年的劳动成果,就算是他家几辈子老祖宗骨头叠出来的成果,只要是老子想砸,那老子不仅要砸,还要砸个稀巴烂。”

  说完还踢翻了另一桌还没倒的桌子,桌上的碗掉在地上,碎得真如薛洋所说的一样稀巴烂。

  莫玄羽看了,不禁皱眉,要知道他以前就算浪,也浪不到薛洋这种动不动就要砸人摊子的程度。

  薛洋似乎还认得他呢,语气怪异地问道:“三公子,你可要管我?”

  如果周围的人和莫玄羽熟一些,都会劝他别去搭理那个小流氓,当做没看见他。

  可惜周围的一群人都是想看热闹的,而那摊子主人还想让莫玄羽帮忙呢。

  莫玄羽感觉责任感满满地说道:“管。”

  薛洋一听,笑了起来,走到莫玄羽身边说道:“既然三公子要管,那我就没办法咯,真是难为我呀。”

  莫玄羽听地怪异,觉得薛洋说的话很是变扭。

  只见薛洋一脚踢上他的腹部,莫玄羽急忙转身躲过。

  看来薛洋是要动真格了,莫玄羽也憋得挺难受。

  自从穿来后就没打架过,被薛洋一激,莫玄羽也不管他妈什么的,直接和薛洋扭打起来。

  薛洋不亏是流氓出生,在一脚没踹中莫玄羽后,就换了个动作,往莫玄羽后膝盖踹去。

  可莫玄羽穿越以前也是个流氓,还是个喜欢打架的流氓,他虽然被薛洋踢到后膝盖,但没跪下来,趁机一个胳膊肘往薛洋后背嗑去。

  薛洋因为抬起脚的原因没来得及躲,硬是接了这一胳膊肘。

  “操。”薛洋骂到。

  薛洋出拳头砸了莫玄羽的肚子,莫玄羽没躲过,哦不对,他是没想过躲这次。

  “日你麻痹的”莫玄羽也骂出来。

  被薛洋击中,莫玄羽忍着痛,也踢薛洋的后膝盖,他这一脚踢得很是重,直接把薛洋的后膝盖踢弯。

   薛洋没站住,一下子跪在地上,倒下的时候还拉着莫玄羽,莫玄羽被站稳摔在地上,头“嘭”地一声撞在地上,晃得他好像得了脑震荡

  而薛洋接着他摔下的力,坐在他的身上,一边骂到:“狗儿子。”一边伸出拳头揍他的脸。

  莫玄羽伸出手臂来挡,他似乎从人群看到了什么,愣了一会,被薛洋的拳头揍在脸上。

  薛洋这人,揍人揍哪里不好偏偏要揍脸。

  薛洋边打边骂:“老子把你妈草个千千万万遍,扔进狗窝里,让狗操死你妈逼。”

  莫玄羽听了气得直抬起脚来,踹了薛洋,薛洋站起来躲过,莫玄羽趁机蹲在地上。

  薛洋还想踹蹲地上的莫玄羽一脚,可莫玄羽等薛洋靠近一些,突然爆起,跳起来,莫玄羽的头一下磕到了薛洋的下巴。

  薛洋被这么大的力气撞了下巴,硬是倒下去。

  莫玄羽赶紧跑过去,一脚踩上他的肚子,大骂:“你他妈还想草老子妈,老子操你个狗逼。”

  薛洋被莫玄羽踩着肚子,疼得直打滚,但嘴里还骂着:“老子就是草你妈,你妈就是千人骑万人压的狗婊子。”
 
  莫玄羽气得,拿起一个桌上的一个瓷碗。

  突然,一个金衣公子出来喊到:“玄羽住手!”

  莫玄羽那管那人,就想把碗砸在薛洋脸上。
 
  “你再骂我妈一声试试看!”

  “嘭!”

  “啊!”
 
  碗掉到地上,碎开了。

  原来是金光瑶,扔了个石子砸到莫玄羽拿碗的左手,没掉在薛洋脸上,而是掉在地上。

  莫玄羽右手捂着受伤的左手。

  左手应该是被砸出血来,有些鲜血往外流出滴在地上。

  薛洋缓了疼痛,站起一脚踢翻了莫玄羽,莫玄羽因左手的疼痛,没来得及躲,正好被薛洋踢倒在地。

  “老子就是骂了咋地?”薛洋说道。

  莫玄羽可就惨了,倒的地方正好是刚才那个瓷碗碎掉的地方,背上被碎片刺得流出血来,疼得他流下眼泪。

  倒下的时候莫玄羽,一直看向只为薛洋出手过的金光瑶那儿。
 
  他的眼泪似乎流的更欢了。

  薛洋一脚连踩了几脚在他身上,说道:“还你的。”

  莫玄羽右手按在乾坤囊上,取出了他先前装在乾坤囊的一瓶东西。

  薛洋见了,连忙想踩住那右手。

  可惜没莫玄羽快,莫玄羽把那瓶东西扔在薛洋身上后,右手被薛洋踩住。
 
  那瓶东西撞上薛洋后撒开了,薛洋突然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小矮子哈哈哈哈,快给老子解药啊哈哈哈。”

  莫玄羽则憋着气,等薛洋脚离开他的右手,他连忙爬起来,忍着疼跑走。

  流下摊血和一地沾着碎片。
 
  他似乎听到金光瑶说的话:“你和我先回去,我没带解药痒痒粉的解药。”
 

 

  题外话:
  貌似有些暴力了。

评论(1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