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黑毛(八)

注意:原创人物穿莫玄羽,因脑洞而纯属写着玩。

  告别金光瑶的莫玄羽,回到玄殿。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话本,神不知飘哪儿去了。

  莫玄羽他跟别人不一样,他很会闷气,越生气的时候,越沉默寡言,除非有个出口点让他发出来,不然他会一直闷到气消。

 
  沐浴过后,莫玄羽躺在床上,反复看《寻鸳记》第一册,第一册其实他早就看完了,第二册只看了开头的部分。

  他只是不想让坏心情影响到看小说的质量。

  开始莫玄羽脑里都是话本里的剧情,后面飘到今天下午的事情,又慢慢飘到还没穿越的时候。

  困意袭击着他的脑子,让他陷入梦中。

  男孩抱着一条小黑狗,向他的父亲说道:“爸爸,我想养它。”

 
  “你在家里和妞儿玩会,妈妈今天有事情要忙。”女人面带笑容地摸着男孩的头。
  
 
  女人停下正在抽的烟,一脸惊讶:“你怎么来这?”

  躺在床上的男人一脸疲惫地对男孩哀求:“爸爸求你,救救爸爸,也救救你的母亲。”
 

  “你在干什么!”女人惊恐地尖叫。

 
  女人满身烟酒味,一脸厌恶看着少年,恶狠狠地说:“滚开,你个害人精。”

 
  女人挽着着一个男人的手,一脸冷漠:“我要走了。”

 
  莫玄羽惊醒,他本以为他不会再梦到这些了。

  自从他上了初三,他就越少梦到这些,高一的时候那黑狗丢了后,基本没梦到了。
 
  他一直以为他会把那些东西藏得深深的,没想到现在一下子都冒出来。

  莫玄羽无力地按着自己的脑袋。

  或许他昨天真是受刺激了。

  莫玄羽扭头看向窗户,外面是灰蒙蒙的。

  他现在想抽烟了,只有那充满尼古丁的香烟才能拯救他的大脑。

  他心里暗骂那些学校怎么不教学生制作烟草。

  莫玄羽烦躁得抓了把头发,从床上起来。

  他把头浸入洗漱台上装满水的铜盆里。

  憋了几十秒后,莫玄羽才把头抬起。

  看着水中的倒影,莫玄羽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那眉间的朱砂真如金光瑶所说没了。

  这下他的脸和穿越前是一模一样的了,莫玄羽扯扯嘴角。

  他很不喜欢自己这张脸,自从他爸死后,那个女人一直说他这张脸丧气,他就越发越不喜欢了。

  他甚至还想过拿刀划破这脸。

  莫玄羽叹了口气,看着外面微微凉起的天,开始穿起衣服。
 
  有经验的就是和没经验的不一样,穿起衣服比昨天快多了,也好多了。

  穿好衣服的莫玄羽,在铜镜找到了那点朱砂用的东西。

  点了朱砂后,家仆就准备好早饭了。

  用过早饭,莫玄羽便看见金光瑶领着一个男人过来。

  金光瑶依旧是那张笑脸,他说道:“玄羽,这位以后就是教你练剑的先生了。”

  莫玄羽点了点头。

  那个先生浑身痞气,笑着盯着他看。

  金光瑶继续说道:“父亲要给你铸造一柄属于你的剑,顺便叫我过来问你,那柄剑要叫什么名字?”

  这下子莫玄羽就不能点头了,他想了许久,道:“月镜,月亮的月,镜子的镜。”

  金光瑶笑道:“有点女气的名字啊,那我先回去了,玄羽练完剑,可要去点书房那边。”

  莫玄羽又点了点头。

  待金光瑶离开后,那先生突然抽剑往他那边一刺,莫玄羽急忙避开。

  莫玄羽有些恼,金家的人都喜欢一言不合或一言还没说就拔剑吗?

  只见剑术先生说道:“身手不错,有点底子啊。”

  莫玄羽心想,那还用说,他以前可是那块区域打架最狠最凶猛的人。

  “不过还差点火候!”剑术先生一脚朝他踹去。

  莫玄羽眼瞳骤缩,在那脚踢来前,迅速倒在地上,避开那脚。

  要是真挨了那脚,他估计得在床上躺几天,莫玄羽暗道。

  剑术先生看着他笑道:“哟,火候居然全了。”

  他对倒在地上的莫玄羽伸手,莫玄羽看了眼他后,抓着他的手,接力起来。

  莫玄羽拍拍身上的尘土,听他笑着讲道:“三公子,以后就是我教你练剑,我叫屠风,没字,你可以叫我屠大哥。”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