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黑毛(七)

注意:原创人物穿莫玄羽,因脑洞而纯属写着玩。

  走路不看路真的不是什么好习惯,莫玄羽撞上柱子了。

  他揉了揉发疼的额头,捡起掉在地上的三本《寻鸳记》,正想继续走,却挺到了一段对话。

  莫玄羽躲在柱子后面,偷偷看向那三个门生。

  金麟台的柱子很大,可以完全挡住一个人,那些门生并没有发现他。

  一个大眼少年说道:“敛芳尊又被宗主夫人叫去找金宗主咯。”

  “你怎么知晓?”另一个长得很高的少年问道。

  那大眼少年嘻嘻哈哈地说“我刚才路过金夫人那地的时,就看见敛芳尊身上全是水,额头还被什么东西磕得红通通地走出来,估计是被金夫人用水杯砸的。”

  一女门生不为奇:“那有什么,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看着都腻味。”

  长得很高的少年则是为金光瑶惋惜:“敛芳尊明明身居高位,却要每日去花楼找金宗主,还要被金夫人砸东西泄气。”

  大眼少年道:“那金光瑶只是在射日之征做了点事封了仙督,又和蓝家聂家的宗主结拜成兄弟,金宗主还会搭理他?”

  长得很高的少年,四处张望。

  大眼少年又道:“你就别看了,他就算是来了听了我说的,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他不就是个娼妓之子,他当初来的时候还被踢下台阶呢,金夫人生气不找他还能找谁?”女门生说道。

  躲在柱子后的莫玄羽听得一清二楚。

  他现在是搞明白关系了,金光瑶原来不是金夫人所生,并且很讨厌他。

  听他们这样说,他二哥貌似还是个妓。女的孩子。

  他倒不是歧视金光瑶的身份,因为他妈也是个妓。子,只不过后来找了他爸那个老实人生下了他。

  这时,那个高个少年提起他来:“金夫人也可以找那个被金宗主刚入族谱的三公子啊。”

  大眼少年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那三公子你可别去招惹,听说金宗主挺看重他的。”

  女门生也应声:“我爹今日也去主殿了,他今天也嘱咐我要对三公子安分点,听我爹说,那金宗主还特意不去花楼,穿得整整齐齐,就是为了接他。”

  女门生又道:“那金夫人虽然没对他笑,但也点了点头呢。”

  高个少年奇怪,连问为何。

  大眼少年问道:“现在金宗主现在有几个儿子。”
 
  女门生答三个,一个归西了,剩下两个

  那大眼似乎很通实事:“一个娼妓之子,一个家世清白,你说以后会是谁当宗主?”

  高个想了想,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莫玄羽听了不免皱眉,看来被找回来也是件麻烦事。

  莫玄羽还想继续挺听下去,眼前却出了一场好戏。

  那金光瑶面带微笑,眉眼弯弯地走过来。

  那三个门生见了,脸色难堪,尤其是那位大眼少年。

  金光瑶只是责备了他们怎么不去忙事,待在这玩耍。

  那三个门生听了,连忙走开。

  莫玄羽叹了口气,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金光瑶见了面色不变,好似他一早就知道莫玄羽藏在那儿。

  莫玄羽特意看了看他的额头,的确有些红,不过没少年说的那样红彤彤的,大概是消掉些。

  衣服跟莫玄羽之前见得不一样,应是换了。

  金光瑶笑道:“我本想做完事后就寻你,听那些店家说你早回金麟台后便没在寻,没想到在这碰到你。”
 
  莫玄羽回道:“嗯。”

  金光瑶继续说道:“玄羽在那买些什么?”

  莫玄羽举了举手中的话本。

  “原来玄羽喜欢看话本啊,要不我叫人多买些回来?”

  “不用了”莫玄羽摇摇头。

  他比较喜欢自己去买话本,就跟看小说一样,要自己挑。
 
  金光瑶换了个话题:“玄羽你以后早点起来,父亲找了个先生教你剑术以及一些仙术。”

  莫玄羽听了开始很是不高兴,但知道了那先生是要教自己剑术就开心许多,哪个少年没个武侠梦。

  或许是上天看不爽他开心,金光瑶又道:“那教剑术先生走后,玄羽可必须要去点书房那边。”

  见了莫玄羽面试不好,金光瑶安慰道:“本来父亲是想要把你送到云深不知处,但碍着你年岁已大,消了这个念头。”

  莫玄羽听了一阵慌乱,那云深不知处他是知道的,毕竟莫家庄就在蓝家人护着的地方。

  就算他那边许多人都想去那儿,他也没被洗脑,对于他这个坏学生来说,那云深不知处在他眼里跟强制性的学校没什么区别。

  幸亏他年岁已大。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