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黑毛(三)

注意:原创人物穿莫玄羽,因脑洞而纯属写着玩。

  人总是喜欢在安静的时候多想,莫玄羽也不例外。

  坐在马车中的莫玄羽百般无聊,除了中间出去解决两次生理问题,连饭都是送到车里。

  这让他很烦。

  他也尝试过和那群“豪”搭话,但是被他们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盯过后,他就直接结束了第二次的尝试。

  他只能待在车内乱想。

  他想到杂货铺的掌柜大清早起来,准备叫他搬货物,却发现自己早走人的场景。

  他也想到自己走后,莫四娘被莫大娘一家照顾地好好,渐渐嚣张跋扈的样子。

  他甚至想到自己还未穿越之前的事情。

  渐渐地他有些困了。

  古代的马车不像现在的“马车”,难免会让车内的人有些碰撞。

  莫玄羽是被撞醒的,睡前他的头是靠在车壁上。

  马车停下时,莫玄羽的头还处在移动的惯性中,突然的停下让他的脑袋在空中悬空了零点几秒后,又狠狠地往车壁上撞去。

  去他妈个狗逼的鸟人。

  莫玄羽暗骂一声,今天没一坨狗屎让他踩上,狗屎倒是吃得挺多。

  应该是到了,莫玄羽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瓜,走下马车。

  马车外的场景让他这个土鳖的视觉受到了冲击。

  他虽没吃过猪,当也是看过猪跑的。

  从他多年阅历网络照片里风景名著的经验来讲,外面这地方绝对比故宫好看多了。

  金光闪闪的外壳足以让人知晓这些建筑物是多么值钱。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发了,有这个爹还是挺不错的。

  没等他继续欣赏那些发金光的建筑物,一声声音把他的神给拉住。

  “玄羽可是来了?”

  “没来。”以前经常对“土皇帝”这样说道的他下意识回答。

  莫玄羽往那声音的发源地看去。

  那人身穿金家家服,头戴乌帽,眉间有点朱砂,面带微笑。

  金光瑶对此他的行为只是呵呵一笑。

  他改口:“额,刚才才来的。”

  “一路风尘仆仆,玄羽你先随我来,换件衣服再去见父亲吧,父亲他很是想念你。”金光瑶笑道。

  
  莫玄羽跟在金光瑶身后,一路上很多事物都让他大开眼界。

  突然,他的鼻子撞到了前面人的帽子。

  真疼,莫玄羽揉揉鼻子。

  原来是前面的人突然停下了。

  金光瑶扶了扶有些被撞歪的乌帽:“玄羽这是你以后的住处,可否喜欢?”

  莫玄羽随口嗯了一声,仔细观察面前的建筑。

  也是金光闪闪色,感觉挺大的,至少比他以前住的两个地方大多了。

  他目光停在大门上的一块牌子。

  那块牌子上有两个金色的字,莫玄羽不懂那是什么字体,他是文科,成绩却烂得一塌糊涂,用他语文老师的话来讲,六年级的小屁孩懂得都比他多。

  这么多年看简体字的经验,还是让他看出那两字是什么,他用一种怀疑的语气读出来。

  “玄殿?”

  金光瑶解释道:“父亲取你名字中的玄来命名的。”

  莫玄羽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心想他那个爹还是挺关心他的。

  莫玄羽推开门走进去,里面比起外面的暴发户气质可谓是古香古色。

  金光瑶也走进来,指着一桌子上的衣物:“玄羽你先收拾一下,我等会领你去主殿那儿去见父亲。”

  莫玄羽点了点头后,学着古装剧中的台词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我叫金光瑶,是你的二哥,你可以叫我哥哥。”

  莫玄羽不喜欢叫人哥哥,他喜欢只叫人什么哥,于是道“嗯,瑶哥。”

  他对金光瑶挺有好感,不是因为他们俩有血缘关系,而是因为从离开莫家庄以来,金光瑶是第一个对他讲话的人,让他心中的闷气去了不少。

  另外,那张好看的笑脸也给金光瑶加了不少分,毕竟好看的,是人都喜欢。

  金光瑶走后,莫玄羽就开始折腾他那些衣服。

  莫玄羽只把那堆衣服里面的亵裤和里衣给穿了,其他的他实在不会穿。

  外裤穿了总是掉下去,外面的什么什么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套进去,还多出来几条绳子。

  他挺怀念现代那些一下就穿好的衣服,再不济也是怀念他在莫家庄穿的衣服。

  在莫家庄时,他基本是里面穿了,外面的直接用一根绳子串起,简单粗暴得很。

  莫玄羽想了想,还是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人能帮助他。

  推开门,莫玄羽看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那是他新认的兄长。

  金光瑶!

  莫玄羽随即看看自己现在穿的亵裤里衣,啪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丢脸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