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黑毛(二)

注意:原创人物穿莫玄羽,因脑洞而纯属写着玩。

  莫家庄的人都想和仙门攀上点关系,以至于招来那么多神棍。

  莫玄羽冷静下来想想,或许这是真的。

  莫四娘平时只会说他爹会来找他,而不是真的。

  莫家庄门前那几辆豪华的马车让他觉得有些怪异。

  还未等他说什么,莫四娘就拉着他往外面走。

  出了屋子,过了院子,到了莫家庄的大堂,莫玄羽看见一群穿着金白混搭,衣上绣着牡丹的“豪”。

  他们穿的比莫大娘还好看还豪气,一群人不是金的就是银的。

  莫玄羽一出现,他们那群人就往他那看去,看的莫玄羽直起鸡皮疙瘩。

  没什么存在感的莫大娘见莫玄羽来了,一把扯住莫玄羽另一只没被人拉住的手。

  “玄羽呀,你爹可终于派人来接你来哩,嫂嫂我可真是舍不得你。”

  莫玄羽抽出被莫大娘拉住的手,他感觉刚才起得鸡皮疙瘩都被吓掉了。

  要知道,莫大娘都是一口一句小畜生地叫他。

  莫大娘依旧微笑,似乎在说他淘气什么,莫大娘的丈夫也在一旁陪笑。

  莫玄羽转了转眼珠,看向莫子渊。

  莫子渊也在笑,不过演技比他那俩父母差得远,他的眼里是嫉妒和不满。

  莫大娘的丈夫,笑呵呵地说道:“玄羽你可别气了,惹你的阿牙阿童都被大伯罚了。”
 
  那阿牙,阿童莫玄羽是知道的,骂他和娘俩最凶的两个家仆。

  如今他们被罚了,莫玄羽还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怎么。

  莫玄羽没说话,转头看向莫四娘。

  莫四娘虽脸上还有些泪痕,却是满面红光,一改以前的林妹妹状,笑的尽是春风得意,看向他的目光充满自豪。

  莫玄羽从未见过她这种神色。

  莫大娘见了,道:“玄羽你放心,四娘就交给你大伯一家,我们定不会亏待四娘的。”

  莫玄羽愣了:“我娘不跟我一起去?”

  莫四娘道:“娘这女人家的,去了还不是碍着你路,还不如在这等着你鸿飞腾达。”
  
  莫玄羽皱眉“可...”

  莫四娘打断他:“没什么可是的,东西娘都给你收拾好了,全在那车上,你就快去吧,别让你爹等急了。”
 
  他拒绝不了现在的莫四娘,他知道他要是不答应,莫四娘能直接跑去跳河。

  他只好答应。

 
  坐在马车中的莫玄羽,探出头来看莫四娘。

  莫四娘盯着他,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眼泪就布满整张脸。

  莫玄羽则默不作声,因为他不知道要对莫四娘说什么。

  驾地一声,车轮开始滚动,莫四娘的身影逐渐变小,莫玄羽放下帘子。

  他其实还是有点不舍莫四娘,就算是狗处了半年也还是会有感情的,何况是当了他半年娘的莫四娘。

  虽然很烦,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他烦得很,骂了一声操后。

  随心一把扯开帘子,对身影还未消失的莫四娘大喊道。

  “等我回来!”

  莫四娘似乎听见他说的话,单手举起挥动向莫玄羽表示她听见。
 
  莫玄羽则是立马把帘子扯下,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

  真他妈丢人。

  跟脑残动画片里的灰太狼差不多。

  莫玄羽后悔做这事了,他真心希望他那劳什爹派来的那群“豪”没被他那声吓着,或者笑出来。

  事如他所愿,那群人什么声都没发出。

  莫玄羽从看见他们后,到现在为止就没听他们说过什么话。

  他觉得那群人,像一群木偶,没有嘴巴的那种。

  莫玄羽想起莫四娘给他收拾的包裹,就在马车中找了找。

  还真给他找到了一包麻布包着的物品。

  那包裹不是很大,他摸了摸,有些磕手,估计不是什么衣物之类的。

  打开后,他发现里面是一个木盒子,木盒里面放着一把银钗。

  那把银钗很是简陋,是莫大娘看都不看的东西。

  可对于莫玄羽来说,那是他花了一个月的月钱才买下来。

  他买下来之后,就把银钗给了莫四娘,莫四娘当时抱着他哭地没完没了。

  自那次之后,莫四娘就对他去杂货铺打工的抗声越来越小。

  盯着这把银钗,莫玄羽竟有些感动。

  哎,他自己又多愁善感了。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