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黑毛(一)

注意:原创人物穿莫玄羽,因脑洞而纯属写着玩。

  (不喜勿看)

  莫玄羽拎着装菜的竹篮,站在胭脂铺边挑挑捡捡,思量了许久,才拿起一盒胭脂。

  卖胭脂的大娘盯着那盒胭脂:“杂货铺掌柜给你发月钱了?”

  莫玄羽点了点头:“清早去的时候就发了,这胭脂算多少?”

  大娘比划了个数字:“你一个男人,整天给你娘卖胭脂也不嫌臊得慌。”

  莫玄羽翻了个白眼,掏钱递给大娘:“您还指望她来买啊?”

  “让你娘找个男人嫁了呗,以后来买的不就是你爹了?”大娘接过钱。

  莫玄羽转身就要走:“得了吧,那里有男人要娶她?”

  大娘拉着他的衣角:“最近有一户好人家搬过来,听说那当家的处处都好,正巧前两年丧妻,就是岁数大了点,要不你娘俩凑合凑合跟他过呗。”

  末了又添了一句:“虽说那莫四娘以前风华卓越,但现在都这个年纪了还是找个老实人嫁了吧。”
 
  莫玄羽指指天:“她要的是能在天上飞的那种男人。”

  “你娘总唠叨你有个仙门的爹,我们听了十几年都不见你那爹出现。”大娘见怪不怪。

  莫玄羽道:“指不定我还真有个厉害的爹呢。”

  大娘笑道:“等你哪天跟你爹入了仙门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街坊。”

  莫玄羽知道她在开玩笑,不过还是回了个当然。

  这身体的主人要真有个牛逼的爹,还要在这莫家庄受那么久的白眼吗。

  人死了,都没个抬尸体的。

  其实他是穿越来的,半年前被人在雪地捅了刀子后穿过来的。

  穿过来时,整个身体都在发烧,莫玄羽想原来那壳子的主人应该是被烧死了,自己才能捡个漏。

  幸好接受原壳子主人的记忆,才明白自己是什么处境。

  原壳子主人和自己一样都叫莫玄羽。

  原壳子主人的娘貌似被某个男人骗了生了原壳子主人,然后赖在莫家庄中不嫁人。

 
  “天下~掉下了~个林妹妹~”
 
  告别大娘的莫玄羽哼着小调,和往常一样往莫家庄走来。

  随后他看见莫家庄面前停着的几辆马车,心中有些烦躁。

  又是那群家伙请来的客人,他们真是恨不得天天找事请人。

  莫玄羽记得前些日子,莫大娘那一家还请来个神棍,好吃好玩地供着那人,结果没几天那人就跑了,气得莫大娘那家直跳脚。

  不过今天停在门前的那些马车十分豪华,让莫玄羽多看了几眼。

  不过也就几眼,莫玄羽自觉绕过前门往后门走去。

  平时他也是这样,就怕自己走前门被那一家子,和仆人逮着笑。

  倒不是因为他怕被人嘲笑,毕竟他自己又不是真正的莫玄羽,他就怕那真正莫玄羽的娘又跟自己哭。

  莫四娘在他眼里就跟红楼梦里面的林妹妹差不多,眼泪好似掉不完,每天不哭一趟不来劲。

  开始穿过来的莫玄羽很不习惯莫四娘的哭包技能,到后来才慢慢适应,不过还是有点后怕的。

  穿过后门,来到自己住的屋子里。

  刚把竹篮放下的莫玄羽看着用手帕擦着眼泪过来的莫四娘,心里默念道,又来了。

  莫四娘哭道:“羽儿,你赶紧把那份工辞了,娘...”

  莫玄羽叹了口气,打断她的话:“娘,我把那工辞了,谁给你买胭脂?”

  刚穿过来的莫玄羽受不了莫家庄每日送来的饭菜,一些既不好吃又不营养的东西。

  比学校那群老家伙宣传的垃圾食品还垃圾,至少垃圾食品还好吃。

  受不了的莫玄羽,在镇子上找了分工。

  帮忙搬杂货的伙计。

  每月领一些月钱来买菜,和给他现在的娘买些别的物品,比如胭脂水粉之类的?

  开始知道的莫四娘,哭着让他辞掉那工,说什么给他拿未见过面的爹丢人丢脸。。

  渐渐地她慢慢不闹,最近几日都没叫他去辞工。

  不知道今天吃了什么药,竟闹起来。

  “羽儿,你听娘说,你爹派人来接你来了!”
 
  ???

  听了这句话,莫玄羽脑子第一个浮现的想法就是。

  哪来的神棍,竟敢在他不在的时候,拐走他娘。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