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五)

第五章 夜谈原由
 

  等我回到吕雉那儿,离我离开书阁已有好久。

  我走屋里就看到吕雉盘腿坐在软垫上,不停地训刘盈。

  吕雉声音不大,语气微微带着怒气,对着刘盈说道:“你为何要顺他意,不阻他走出那阁?”
 
  刘盈跪在吕雉身前,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听着吕雉的训话。

  但因我的出现,这场训话就此结束。

  吕雉从软垫上站起,来到我身边,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鬓角,道:“安儿,你可是去那儿了,害娘担心你好久。”

  对于吕雉的抚摸我很是享受,道:“娘,我只是去了北场而已。”

  吕雉听我这话,眉头皱了一下,又很快舒张开,但却被我瞧见。

  她牵起我的手,把我牵到软垫旁,她让我与她一同坐下,我也顺她意坐下了。

  她似乎不太想让刘盈站起,我也懒得叫吕雉让他起来,毕竟我的潜意识对他的受苦,还是有点高兴。

  吕雉问我道:“安儿,那教书先生怎么惹你了,你可愿告诉娘?”

  我回答道:“那个教书先生,连我不识字都不知道,就开始教起书了,我根本听不懂,而且他还特别傲气。”

  吕雉道:“那不如这样,娘再找个先生教安儿识字吧。”

  吕雉顿了顿,想到了什么,又道:“这书可以不读,但这字一定要认识。”

  我还想找些借口搪塞,现在却无可奈何,只好退步,道:“只能每日上午。”

  吕雉无奈笑道:“好好好。”

  我想起了韩信答应的事,便对吕雉问道:“娘,齐王有没有送我什么东西?”

  吕雉,道:“你和盈儿刚去书阁时,就有人送了一袋梅子干过来,说是齐王给的,娘还以为那人是说笑,便让人把那人轰了出去,不过那袋梅子干倒留了下来。”

  我听了这话,紧忙道:“那的确是齐王要送我的。娘,你快拿来给我瞧瞧啊。”

  吕雉听后,便对一旁的婢女摆摆手,婢女拿出了一布袋过来。

  我没等那婢女递给我,就先抢过来,仔细打量那一小袋梅子干。

  那一小袋梅子干,对于我这个孩子来说有点沉重,两只手掌被占了三分之二。

  装梅子干的布袋,绣着一些图腾,明显不是麻布,摸起来甚至还有点滑手,梅子的香味透过薄薄的布,传到我的鼻子里。

  我打开布袋,里面全是黑色的梅子干,我拿起一颗塞进嘴里。

  一旁的婢女开口想要说什么,却被吕雉一个眼色止住。

  吕雉对我说道:“安儿你先去沐浴,用过晚膳后,便去睡吧。”

  我点了点头,随领着我的婢女走开了。

  晚膳时,没有礼官,也没有刘盈和吕雉,只有自己一人对着桌前的食物和一群看着我的婢女。

  我想应该是吕雉故意把我和刘盈分开吃饭,那些礼官估计是去教导刘盈了。

  晚膳过后,吕雉带着刘盈出现了,吕雉牵着我和刘盈来到一间屋子里,屋子特别宽敞,里面主要摆了两张小床。

  吕雉让我和刘盈一块睡在这里。

  我不太乐意,刘盈似乎也不高兴。

  但我们还是好好听了吕雉的吩咐。

  我先刘盈走进屋里,占了靠屋内的床,我躺在床上,盖起被子,想不明白吕雉为什么要撮合我们两个。

  刘盈熄灭灯后,躺到另一张床上。

  等我快要睡着时,刘盈的声音从另一张床,传到我这来。

  我们俩的床隔得不远,之间只有半丈多,我还是可以听见刘盈那小嗓子发出的声音。

  “兄长,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我没有回答,我也说不出来,我为什么会讨厌刘盈,可能以前的事情在作怪吧。

  这让我很烦躁,比被那些礼官指挥更加烦躁。

  刘盈继续问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

  说实话,刘盈没有对我做错什么,也没有哪里对我做得不够好。

  单单从早晨来说,他被我用蹋鞠砸了那么多次,没咒骂我什么,在我对吕雉撒谎时,他竟没拆穿我,也没对吕雉抱怨。

  想着想着我似乎有点后悔,我今天对刘盈的所作所为。

  刘盈以为我睡着了,就没继续说。

  月光穿过合不严的窗户照射到屋内,我透过月光看着刘盈被被子裹住的小身影,小声道。

  “对不起。”

  也不知刘盈听到没有,我便顺着睡意入了梦乡。

--------------------
这一章还是没有重言,依旧是刘氏三口的主场。

挺纠结刘邦刘盈这对父子的,历史上刘邦刘盈相处得不太好,希望能在这篇文给他们构造一些亲情。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