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四)

第四章 再临北场

  刘盈问道:“兄长,你想去哪里?”

  我想想道:“我要去早晨去的那个场子。”

  刘盈苦着一张脸道:“那不可,齐王说过不许我们去那儿。”

  我挑挑眉道:“他说不许,就不许了?这地方是他买下的?”

  刘盈说道:“哦,可是外面有人守着,我们出去他们肯定不让,而且先生刚走,母亲会来找我们的。”

  我朝这屋子转了转,指着一个窗子道:“那我们就翻窗走。”
 
  刘盈则低头看着矮桌上的竹简,断断续续地说道:“这...兄长...我们要不...”

  我看出他的不情愿,便出声打断了他,道:“你不想走也没事,你蹲在那窗户下,让我踩着你爬出窗户就好。”

  刘盈也不再说反驳的话,只好蹲在窗下,我踩着刘盈的肩膀,抓住窗户的边缘,在攀上去之前,我故意装作攀不稳地踹了刘盈一脚。
 
  我转身坐在窗沿上,看着跌倒在地的刘盈,笑道:“再见了,我的好弟弟。”

  说完,跳到窗外去。

  我不管刘盈之后如何,顺着记忆找到去北场的道,期间躲过一些侍卫和婢女。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去找韩信,但冥冥之中牵引着我去找他。
 
  待我快跑到那场子时,突然撞上一人。

  “唉,这地怎有个小娃娃。”
 
  只见那个五大三粗,穿着甲胄的年轻男子抓着我的衣领,竟被他拎起来了。

  我与他大眼瞪小眼,倒是他受不了了,把我放下,道:“小娃娃,你可别在这晃荡,小心被人抓着卖到别处去。”

  “可没人敢抓我。”我这么说。

  “小娃娃口气倒是挺大的。”那人道。

  此时另一个穿着麻布灰衣,脸上有双大眼的瘦弱男子走来对那人,道:“张仲,你怎么在这地待着,那草挖来了没?”

  张仲笑着对他道:“还没呢,路上遇到了个小娃娃挡了路。”

  瘦弱男子看了我眼,道:“哪里的小娃娃?”

  “我这不是听你的话,正要去东边那挖草,结果这小娃娃不知从哪儿跑来,硬撞到我身上。”
 
  瘦弱男子没理张仲,问我道:“小娃娃,你来这找谁?”

  我说:“我来找齐王,不知道他在不在这?”

  那瘦弱男子听了我这话,面色古怪,再仔细看看我身穿的衣物后,叫我自己去找。

  瘦弱男子说完,便要拉着张仲朝东边走去,张仲大声问道。
 
  “赵厉,你怎么了,以前不都对小孩照顾地好好嘛。”

  赵厉对男子地说,可还被我听到了。

  “这边有几个娃娃能穿起那种布料,我猜他可能是刘盈王子,或是最近才被找到的大王子,我们还是别被招惹他。”

  张仲听完,古怪看了我一眼,跟着赵厉走了。
 
  我没在意这小意外,继续朝北场跑去。

  到了北场,我又看见了韩信,这次的韩信一改黑衣,身穿银色甲胄,手持一把长枪,正练武。

  韩信似乎察觉到我的到来,把长枪递给了一旁的士兵。

  他皱眉道:“大王子怎么又来这地,信已说过此地最好不要来。”

  他顿了顿道:“那袋梅子干,我已让人送去,大王子还是回去吧。”
 
  他见我没说话,问道:“大王子难道有什么事不成?”

  明明想来这找韩信的人是我,可是见他后却无语凝聚,找不出个原由。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来见见你,你和我说会话,行不行?”

  我对他说道,他很是不高兴道:“那大王子就随我来吧。”

  我随他来到一个帐篷内,从帐篷内的物品看出,这帐篷是刚搭不久。

  我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额,这个北场为什么有这么多士兵。”
 
  韩信答道:“这地是我从齐国带来的士兵的临时驻扎地。”

  我再问他道:“那为什么我一会叫刘邦,一会叫刘安?”

  韩信看起来很不想说,找了个话来搪塞我,道:“现在你不需知道,等你长大后,会自然明白。”
 
  我也不刨根问底,换了个问题,道:“那梅子干,你是从哪里找来的梅子干?”

  韩信怪异地答道:“城里买的。”
 
  就这样,我一问,他一答,竟把时间花去了大半。

  等到他被我问得不耐烦了后,皱眉道:“你该回去了,吕雉会担心你。”

  吕雉,也就是我的母亲,我虽然舍不得韩信,但也不想让那个让我无比熟悉的女人担心。
 
  于是我便离开北场,往来时的路走回去。

  我没走去书阁,而是回到吕雉那儿,因为我知道刘盈早不在那儿了。

  过程中,我看到了,我最开始待的那个屋子。

  柳木质的房子,虽然已经有些老久,却难掩华丽,此时它却被一群高大的士兵围住。

  这房里难道还有什么人,这不禁激起我的好奇。

  我最终还是没踏进那房里,多看了几眼那房子后,便走开了。

-----------------
嗯,估计是中篇或者长篇文了。
里面可能会冒出一些原创人物。
应该会在新年码完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