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二)

  第二章 北场戏游

 
  等到我醒后,病不见了,床上的碗不见了,随之不见的是屋内的四位男子,而把他们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妇人和她身后的几位女子。

  那妇人柳眉凤眼高鼻薄唇,听起来是很好看,但看起来却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皱纹布满她的脸颊,原本秀丽明媚的脸只剩下沧桑,却遮挡不住她那双炯炯有神的凤眼。

  在她身后的几位女子恭恭敬敬地站着,手里捧着洗漱用的物品,或一些衣物。

  她对身后的几位女子说道:“把这些东西放到桌上,我自己来,你们先下去吧。”

  女子们遵从她的命令把物品放到离床边不远的桌子上后,转身出了屋内。

  待她们都走光后,妇人开始帮我洗漱,甚至还帮我穿上衣服。

  整个过程中,我和她都没有说话,我直盯着她的脸看,莫名觉得她很熟悉。

  等她把收拾干净的我抱下床,我才对她问道:“你是谁?”

  妇人看着我回答道:“君主,妾叫吕雉,是您的妻子。”

  是我的妻子?我感到不自在。

  吕雉面露担忧地说道:“不过,现在要委屈一下君主,在外人面前当妾的孩子。”

  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君主,您现在出去,要叫妾为娘,并且只能告诉外人是你是刘邦的嫡长子,是刘盈的同胞兄长。”

  我对她点点头,毕竟我只知道自己叫什么,对于身份毫不在意。

  我主动牵起她的手,她被我牵着时,有些恍惚但又很快反应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带我走出去。

  到了屋外,她的身子不像在屋内微弱,她的身躯变得挺拔,眼色也锋芒逼人,把我护在身后。

  屋子外边除了镇守的将士外,还有一个抱着一个皮革球的男孩,以及男孩身后跟着的两名女子。

  吕雉对那个男孩说道:“盈儿你过来,这是你的同胞兄长刘安。”

  吕雉随后对我说道:“安儿,这是你的同胞弟弟刘盈。”

  刘安,我想这个名字,是吕雉给我取的代名吧。
 
  而刘盈小步跑过来,畏畏缩缩地看着在吕雉身后的我,小声叫道:“...兄长。”

  看着懦弱的刘盈,我心中不喜,但碍于吕雉的缘故,没有透露出来,只好应声。

  吕雉摸了摸刘盈的头,柔声道:“盈儿,兄长刚到,不熟悉这儿,你带他去北边的场子玩会,娘去看爷爷。”
 
  没等刘盈在说什么,吕雉就放开我的手,朝远处走去,只剩下我和刘盈两个人相看,以及刘盈身后的两个婢女。

  刘盈看着我想说什么,又憋不出什么话来,便低头看着手中的皮革球。

  对于欲言又止的刘盈,我只好先开口说道“娘不是让你带我去北边的场子玩吗?我们为什么还不走?”
 
  刘盈显然被我突然说的话吓得不轻,便结结巴巴地说道:“哦...嗯,好...兄长随...随我来吧。”

  对于他这个样子,我没多说几句,只是跟在他身后。

  在前往北边场子的过程中,我不想说话,刘盈也不说,那两名跟随的婢女更不会说,四人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场子。

  到了场子后,我发现场子就是一块被拔了草,挖了石头的空地,除了刚到的我们外,几米远就有军营驻扎,一些士兵驻守在那儿。

  刘盈看着我又是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模样,我有些无聊,便指着他怀里一直着的皮革球说道:“这是什么?”

  “这...这是蹋鞠,兄长想要玩吗?”刘盈对我问道。
 
  我兴趣缺缺地说道:“你教教我怎么玩呗。”

  “就像这样。”说着,刘盈便把蹋鞠放下,蹋鞠还在空中时,又被刘盈用脚往上踢,刘盈有些兴奋,但事事不如人意,那蹋鞠没被刘盈用头,脚或者膝盖等部位顶起几回,就掉到地上往外滚,刘盈连忙跑过去,把球捡回来。

  这让我忍不住笑道:“这个蹋鞠难道都像你这么玩的吗?这分明就是让别人高兴。”

  捡球回来的刘盈被我这一说,脸红扑扑的说道:“不是的兄长,是我技艺不够好才会这样,如果让那些将士们来踢会更好。”

  我有些好奇:“那你为什么不叫那些将士陪我们一起玩?”

  刘盈神色有些黯淡:“他们貌似不喜欢和我玩,可能是因为他们还有他们的事要做吧。”
 
  对于刘盈的黯淡我没去搭理,自己倒是想了一些玩法,于是乎对刘盈说道:“不如这样,我教你一个新玩法。”
 
  原本黯淡伤神的刘盈听了我的话,激出了几分热情道:“兄长,是怎么一个玩法?”
 
  我对他说道:“我们两人互相对踢蹋鞠,谁先把蹋鞠踢到谁的身上,谁就先赢。”

  刘盈犹豫不定地说道:“那被踢到的人岂不是很痛。”

  也不知道是谁教过我这句话,我脱口而出:“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疼痛都不能忍,将来能有什么成就?”

  刘盈只好答应。

  由于球在刘盈那儿,我便让他踢第一次,或许是刘盈害怕什么蹋鞠他踢得歪歪斜斜,没踢中我。

  轮到我踢时,我没有顾忌什么,直接把蹋鞠踢到刘盈身上去,刘盈被蹋鞠撞得差点倒在地上。

  这样几个来回,刘盈次次没踢中我,而我相反。

  看着刘盈傻乎乎被蹋鞠砸的样子,不知为何我倒是非常高兴。

  本想继续玩下去的我,看见不远处的军营那儿有个熟悉的人影,便兴致勃勃得对刘盈说道:“你看好了,我这球。”

  刘盈看着我道:“好。”
 
  在刘盈的注视下,我把蹋鞠双手抱住,使劲得朝军营那边扔去,直击某个人的背后。

  我预料的事情却没发生,那人转身接住。

  没等我开口说什么,刘盈就惊讶地叫了起来:“那是...齐王啊!”

---------------
emm,这章写得很尬,我私设刘盈虽然成了王太子,但没有去驻守栎阳。
努力把小孩子化的刘邦写成小流氓。
由于韩信出场只有几句,所以不打韩信tag。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