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一)

  第一章 荥阳异变

  公元前203年,楚汉之争开始的第四年。

  汉军占据优势,西楚霸王项羽因进退两难之际和粮草缺乏的缘故,被迫拿出汉王刘邦的家人,胁迫刘邦签订鸿沟定。

  刘邦答应项羽议和,随后项羽释放所拘押的刘邦家人。

  但后面却没有像历史一样发生几日后,刘邦毁约,追击楚军。

  因为鸿沟以西的荥阳,汉军营地,现在的刘邦所在处却发生了一件大事,竟让待在关中的萧何和守在齐地的齐王韩信来到此处。

  一只手抵着我发烫的额头,冰冷的感觉使我忍不住睁开眼。

  我发现我现在躺在一张大木床上,坚硬的木板,和不太柔软的床褥让我感到非常地不舒服。

  而抵着我额头的手来源于一位黑发青年,他身着黑色长衫,坐在我的床边。

  见我醒来,便把手收回,对着站立的一个戴布帽的男子使了使眼色。

  布帽男子看见后,走到木床边抓起我的手腕,对于他这个动作,我非常不满,不顾身体发热地反抗他。

  原本被抓住的手腕挣脱开来,因为木床是靠角落的,所以我撑着旁边的墙壁站了起来,头脑发热使我站得摇摇晃晃地,好似随时要倒下去一样。

  布帽男子也不敢冲上去硬抓,就怕一个不小心把我给弄倒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会,旁边的黑衫男子突然扯住了我的衣服,我还来不及干什么就被拖到布帽男子旁边,强大的拉扯力让我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还想继续挣扎,他瞪了我一眼后,我就被吓懵了,我乖乖地任由布帽男子摆弄。

  我此时即讨厌又害怕他,讨厌是因为他命令那个布帽男子来抓我,又他自己来抓我,害怕是因为他身上的那股气味让我恶心,以及他刚才瞪我的眼神,好似要把我杀了,这让我毛骨悚然。

  布帽男子摆弄好了,对黑衫男子说道:“齐王,公子得了温病,温水擦浴降温。喝药汤出汗退温几日,便好了。”
 
  齐王摆摆手,对布帽男子道:“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布帽男子听后,推开木门走出屋内。

  屋内只剩下我和那个叫齐王的黑衫男子。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便出声道:“你叫齐王?”

  非常沙哑的声音,让不仔细听的人听不清楚。

  我看他没有反映,又连续问了几遍。

  “我叫韩信。”他对我说道。

  我想他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便想继续问下去。
 
  没等我继续问,他就已经站起身,走出屋内,临走前看着坐在床上的我,说了一句。

  “待在这儿别乱动,一会就会有人过来。”

   虽说韩信要我等一会,可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我有些不耐烦,想走出去看看,正当我想要下床时,韩信就带着三个男子过来,并且手里还端着一碗汤。

  韩信走过来把那碗汤递给了我,眼色视意着我把那碗汤喝下。

  看着碗里黑黑的汤水,我想这可能是布帽男子说的药汤,我闻了闻,有点不想喝了,但对于韩信的威胁,我还是闷着心把一口气它喝下去。

  药汤入口的一瞬间,我有点后悔,药汤苦涩的味道从舌根蔓延着整个口腔。

  在我的味觉深受痛苦之时,韩信把一颗黑色的东西塞进我嘴里,我嚼了嚼,酸酸甜甜味道冲刷着还在口腔残留的苦涩,我很是喜欢那种酸甜。

  我连忙对韩信问道:“这是什么,你还有吗?”
 
  韩信回答:“君主,这是梅子干,如果君主还想要的话,属下等会派人送来。”
 
  “我当然想要。”我说道。

  正当我们两人交谈之时,被韩信带进来的那三人中的一位狐狸眼男子走到我跟前,语气充满好奇地说道:“君主还记得自己叫什么?”

  对于被打断交谈这件事我有些不满,但是我还是回答了他。

  我有些迟疑道:“我叫...君主?”
 
  “噗...”

  狐狸眼首个笑出声,又很快地憋了回去。

  而其他三人默不作声,眼里却充满笑意,但笑意很快被一些其他复杂的感情掩盖。

  只有狐狸眼压制笑声继续对我问道:“那君主知道我们叫什么吗?”

  我把手上端着的碗放在床上,指了指韩信说道:“这个我知道,他叫韩信,至于其他的,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狐狸眼听到我说的,看了一眼韩信,指着自己说道:“属下名叫陈平。”

  随后指着两个我不认识的男子道:“那个穿灰衣,粗眉大眼的人叫萧何,另外一个穿白衣,长眉杏眼的人叫张良。”
 
  我随后又问道:“那我叫什么?”
 
  “君主叫刘邦。”那个叫张良的人回答了我。

  萧何看了这一状况叹了口气,道:“陈平,你难道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吗?”

  “五天的时间内什么也没找到,听那些驻守将士说道,五天前那夜里,在我和张良两人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去君主的屋里。”陈平收起笑眯眯的作态,表情严肃。

  “难不成还有鬼神把抓走君主,再放了个七八岁的小孩进去?”张良伸手抚平眉间皱起的波纹。

  “君主在一夜之间变成小孩而且什么都记不清楚,还是在鸿沟之约那么紧要的关头,这么玄乎的事情都能发生,那鬼神抓走了君主也倒有可能。”陈平开玩笑似的接话道。

  “先别讨论君主的事情了,你们说说现在该如何是好,关中来的支援军已经到了,楚军可能回到彭城,这要不要撕毁条约,追击楚军。”萧何一问就戳中除了刘邦之外,其他三人的心病。

  “看来计划要改变了,楚军快到彭城,我们已经来不及毁约发兵去追他们,不过就算他们休养生息好了,项羽那好面子的人,谁先毁约他都不会先毁约,我们先把君主这事办清楚。”张良说道。

  “子房说得甚好,我觉得可行,齐王和萧何觉得如何?”陈平像是给张良拍马屁地说。

  萧何和一旁默不作声的韩信都点了点头。

  而我则听不懂他们再说什么,似乎是关于我的事,也有可能不是,我猜可能那碗药里可能有催眠的功效,也有可能是温病快消的缘故,让我在他们叽叽咕咕的交谈中,慢慢睡着。
 
--------------------
原本想写王者版刘邦,韩信比较历史向的同人,结果发现在历史内容里面穿插着紫发,红发有些变扭,索性改成黑发,所以不打王者tag了。
梗是君主突然在鸿沟之约后变小,记忆也缺了一大半,谋士们和韩信讨论对策。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