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邦信)圣魔(三)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三章 包扎

  “放心,我早在一周前就处理掉他们了,并且叫人把这里用水冲洗了一遍。”

  只用水冲洗!?

  韩信不但没缓过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对刘邦破口大骂道:

  “那你还真够恶心的,恶心得就像那群血奴。”

  对于韩信这种人,打仗时的住宿问题可不像士兵那么好解决。

  当仗打赢时,住进屋子里,士兵都会在韩信当晚要睡的地方用圣水冲洗一遍,就算是搭帐篷,士兵也会用圣火在准备搭帐篷的地方烧一遍土地。

  “说实话教堂可比血奴还恶心哦。”

  韩信听到刘邦的话,像是野兽对刘邦扑过去。

  这一扑倒好,直接扑倒在地上,而且原本坐着没动所以感受到痛觉的右臂,现在硬生生得被猛扯了一大下。

  骨头的与血肉之间的摩擦使韩信疼得不行。

  这时,刘邦蹲下来扯住韩信的右臂。

  “快放开你的手!”

  右臂被刘邦扯得快断掉了,韩信这样觉得。

  “小特使,你难道不知道骨折之后要用东西矫正骨头吗?不然以后骨头可就长歪了。”

  刘邦突然从哪个地方拿出两块细木板和布条,夹住韩信的右臂之后,开始用布条折腾木板和手臂。

  “吸血鬼能不能轻点。”

  韩信的右臂被刘邦粗鲁得扯来扯去。

  “小特使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另一只胳膊也给折了。”

  韩信不敢说话,怕刘邦真给他折了。

  此时刘邦和韩信靠地特别近,两人的却各有所思。

  刘邦不知在想什么,而韩信也任由思绪飘扬。

  “你身上什么味?”

  刘邦停下与布条的斗争,笑眯眯地回答韩信的问题:

  “还能是什么味,吸血鬼也要吃饭。”

  韩信当然知道吸血鬼吃的饭除了血液还能是什么。

  韩信大惊失色,或许是回忆起血奴,或许是待在曾经血奴待的地方,或许闻到刘邦身上那股来自血液味,胃里的东西瞬间被韩信吐出来了。

  刘邦没想到韩信会吐,被呕泻物沾了半身,语气不好地说:

  “长见识了,原来你们教堂的人都这样像你这样恶心啊。”
 
  吐完的韩信,有气无力地回刘邦话。

  “你们吸血鬼才恶心吧,会吸那群恶心到死的血。”

  刘邦笑而不语,只是放下手中还未处理好的布条,把手伸向了韩信的左臂。

  “咔嚓。”

  “啊!”

  韩信疼得已经满头大汗了。

  “小特使,我刚才不是让你好好闭上你的嘴吗?这不能怪我咯。”

  刘邦原本俏皮的话到了韩信耳里彻底变成了魔鬼的声音,让韩信毛骨悚然。

  “教堂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里面只有欺骗,你们所认为加百列天使长,只不过是光明之神的走狗,什么也帮不了你们。”

  韩信原本因为恐惧不会对刘邦说时候,但是此时的愤怒已经大于恐惧。

  “那吸血鬼算是什么?一个野蛮的种类,脑子里面除了血液,就是血液,简直令人作呕。”

  韩信对刘邦怒吼道。
 
  刘邦站了起来,看着趴在地上的韩信。

  “小特使,我教你一个游戏好不好?”

  刘邦的微笑像是恶魔一样映入韩信眼中。

  “这个游戏叫踢球。”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