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邦信)圣魔(六)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下一章就是水中play惹。

 
  第六章 混血和浴室

  “伯爵大人超级好,安娜苏除了姐姐之外最喜欢伯爵大人了。”

  安娜苏听了互相听了洛亚和韩信的对话,瞪着自己那双蓝色大眼睛说道。

  韩信觉得自己的脆弱的脑子承受不住迎面而来的信息,对洛亚问道:

  “先不提刘邦,那你们俩又是谁?”

  洛亚准备开口说话,却被安娜苏打断了。

  “特使大人,我叫安娜苏哦,今年七岁了,这是我的姐姐她叫洛亚,比我大十岁,我们两个都是吸血鬼哦。”

  说完还附赠韩信一个大大的笑容。

  “安娜苏,我都说了别对陌生人爆出自己的姓名和身份,尤其是对特使大人这样的。”
 
  洛亚虽然语气不好,但是可以看出她对妹妹的关心。

  “好啦姐姐,我一下次一定不这样。”
 
  安娜苏也没见得恼火,只是对洛亚撒了撒娇。

  韩信可没心情继续看俩姐妹的互动,出口打断了她们:

  “如果你们是吸血鬼的话,为什么发色和眼睛颜色不像吸血鬼反倒是像人?”

  洛亚对刚才打断十分不满,冷冷地回了一句:

  “因为我们是混血的。”
 
  洛亚这话像是石头一样砸向韩信的脑子,让韩信的头更晕了。

  韩信可未成见到混血的种类却听加百列说过,混血的种类很罕见,一般出现的会被种族当做不祥处死。

  尤其是在生性残暴的吸血鬼里面,更会快速除掉这种存在,别说见到两个混血的,见到一个都得算奇迹。

  而混血的自然有优势,综合两个种族的特点在身,吸血鬼和精灵混血的话,混血儿,那个混血儿会长出翅膀速度敏捷,还会拥有吸血鬼的本领,要是鲛人和人类混血的话,混血儿身体会长出鳞片,在水中长出尾巴,在陆地上尾巴又会变成双腿等等。

  如果是按那样说的话,洛亚和安娜苏没有任何精灵和鲛人的特点,又是吸血鬼,那么她们只可能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血儿。

  刘邦到底心怀什么样的鬼胎,居然收了两个混血。

  在韩信的思考的时候,一旁的洛亚走到韩信身边,替韩信的两支手臂解开了布条卸下木板。

  “我想你不需要这些东西了,手臂现在可以轻微做一些动作,但别使大劲,要不然里面的骨头会歪了,我再给你做一次手术可就麻烦了。”

  洛亚平淡的话语带着一丝警告,随后对韩信道:

  “还有和我出来一下。”

  “好。”

  “姐姐,我也要去!”

  安娜苏拉着准备走的洛亚的衣角,洛亚只是拍掉安娜苏扯着她衣角的手。

  “你先待在这里,要是伯爵大人进来了,可别让他碰那些药剂。”

  “哦。”

  安娜苏不满地说道,那一声哦被拉成了几个语调,好似要把不满都喊出来,虽然不满,但是不敢反抗姐姐的命令的安娜苏只好目送洛亚和韩信离开房间。

  出了房间后,洛亚领着韩信在城堡的走廊中走动。

  城堡的走廊和韩信以前见过的吸血鬼城堡不一样,比以前的那些更大更宽敞,走廊的布置比那些还要精致几十遍,或许是刘邦的身份和他们不一样吧 。

  洛亚把韩信领到一个大门前后,推开了大门。
 
  韩信看了不禁傻眼。

  这是......浴室吧。

  “自己进去洗澡吧,衣服挂在浴池的后面,我想你应该能看见。”

  洛亚对韩信说道。

  “刘邦这是要干什么?”

  韩信皱了皱眉,不解地说道。

  “难不成特使大人那么多天不洗澡?”

  洛亚一脸嫌弃,韩信被洛亚这样看得难受,心里想:要不是有刘邦那老疯子,我早打赢了仗去洗澡。

  于是韩信走进了浴室内,当韩信刚进去,洛亚就把门关了。

  韩信没去尝试把门推开,只是脱掉身上那身黑白病服,走到浴池里。

  这间浴室大得让韩信吃惊,合起来是地下室的三四倍,而浴池就占据了室内的三分之二,整个浴室都是由纯白色的瓷砖组成的,室内的顶上挂着几个巨大的水晶灯照亮整个室内。

  浴池的水不知从哪里来,是温热的,这让在浴池里面的人十分舒服。
 
  在浴池中的韩信也看到了那件件衣服,酒红色的西装,很符合那些吸血鬼特性。
 
  温热的水冲刷着韩信的身体,使韩信过度疲劳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

  正当韩信准备好好享受时,一个不速之客到来了。

  “小特使,洗的舒服吗?”

  那张脸还是依旧笑眯眯地说着恶心的话。
 

(邦信)圣魔(五)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五章 治疗

  等韩信再一次醒来,他感觉自己全身都折了一遍,想必是刘邦踢他导致的。

  韩信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待的地方可比上次醒来看见的地下室要好得多。

  韩信观察了一下房间布局,自己在一个类似医疗室的房间里,自己躺在房间的右边的一张白床上。

  而房间右边的墙壁上都是长柜,柜子上都挂满刀子之类的锋利物品和一些药物。

  自己的身上的血淋淋的盔甲被换成了白色的病服,左右手臂都被和两支木板被白色绑带缠地严严实实。

  韩信试图自己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除了头部外的地方都不受自己控制。

  “姐姐,他居然没死。”

  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推开房间的门看见屋内的韩信转醒后,对门外的人这样说道。

  “安娜苏安静点,有我在他死不了。”
 
  安娜苏对洛亚的言语不满地说道:

  “姐姐就喜欢夸自己。”

  洛亚没回答走安娜苏的话,只是进屋内,先是走到右边的柜子上拿了一瓶蓝色药剂,之后走到床边。

  韩信刚想问洛亚话,结果就被她捏住了嘴,洛亚打开药剂的瓶盖直接往韩信嘴里灌。

  等韩信喝完药剂,洛亚才把空掉的药瓶放回柜子上。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刘邦又去哪里了?我现在又是什么一个状况?”
 
  韩信已经满肚子疑问了。

  “特使大人,你躺在床上都三天了,那现在麻烦你自己动一下身体可以吗?”

  洛亚好似没有听到韩信说的话,自顾自地说。

  韩信听着洛亚的话,动了几下身体。

  令韩信震惊的是,原本只有头部能动的身体,现在除了被白色绑带绑住的两只手臂,身体其他部位都能动了。

  韩信自知自己在昏迷之前身体已经差到哪种地步了,可现在却完好如初,除了两只手臂和没被遇到刘邦时候一样。

  这让韩信不由自主地对面前这个姑娘感到好奇。

  韩信感觉她和她那个妹妹都不是吸血鬼,因为吸血鬼的发色都是偏黑白的。

  眼睛虽然在正常情况下会有各种颜色,但是决定不是那种天蓝色的眼睛,她们两个不像是韩信所见到的吸血鬼而更像是人类。

  但人类又不可能毫发无损地待在吸血鬼聚集地那么久,那眼下只有那种可能。

  “你们是教堂派来救我的吗?我们现在是离开吸血鬼城堡多远了?”

  现在的状况,韩信只能想到或许只有这个答案。

  只有教堂的人才会救得了他,既然自己昏迷了三天,身体又经过这种改造想必已经不在吸血鬼聚集地那么久,那眼下只有那种可能。

  “你们是教堂派来救我的吗?我们现在是离开吸血鬼城堡多远了?”

  现在的状况,韩信只能想到或许只有这个答案。

  只有教堂的人才会救得了他,既然自己昏迷了三天,身体又经过这种改造想必已经不在吸血鬼聚集地内。

  洛亚的一声冷笑却打断了韩信认为唯一有可能的想法。

  “想多了吧,吸血鬼们怎么会让教堂里大名鼎鼎的特使大人逃出城堡呢?”

  洛亚这话把韩信原本理清的思路打乱了。

  “吸血鬼恨不得让我死,哪里有闲工夫救我。”
 
  “这可是伯爵大人的命令,我们也违背不了。”

  什么?!刘邦!!!

(邦信)圣魔(四)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四章 踢“球”

  “......踢什么球。”

  韩信毛骨悚然,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还能踢什么球,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刘邦敷衍地回答。

  韩信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会有不祥的预感。

  “嘭!”

  刘邦把韩信一脚踢到墙上去,而韩信则是整个身体狠狠地撞在墙上,因为地心引力的问题又从墙上掉到地上。

  被刘邦踢了一脚的韩信,趴在地上喘气。

  “小特使,你看是不是很好玩,我们继续来玩吧。”

  刘邦有些疯癫,韩信感觉自己遇到了魔鬼,不是比魔鬼更加可怕的存在。

  韩信又被刘邦踢到墙上,随后从墙上滚到刘邦脚下,这一脚可比上一脚狠多了,韩信的五脏六腑都快倒出了。

  “呼呼呼...你个...老疯子。”

  “谢谢夸奖,我最喜欢别人用疯子来称呼我。”

  刘邦笑嘻嘻的,似乎很喜欢这个称呼。

  韩信还想再回刘邦一句,可是话还未出口,又一次被刘邦踢上了墙。

  韩信这次没说话,因为他现在根本不能说啊。

  刘邦像是不知疲惫的球员,一次又一次地把韩信踢上了墙,而且还特别精准地把韩信踢到墙上后迅速滚到他脚步,这导致了韩信不能对刘邦说话。

  刘邦除了开始的两脚比较轻之外,剩下的都用了他十成的力量,韩信觉得自己的每块骨头都散架了,怕是幸存的两条腿也要不保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邦才停下。

  石头砌成的墙壁早在第五次韩信撞上它的时候坏掉了。

  因为这里是地下室的缘故,石壁的后面全是土,再加上刘邦还特喜欢往那个方向踢,就这样墙上硬是被撞出了个大洞。

  而作为撞它们的“球”的韩信早已昏迷。

  停下脚的刘邦,对地下室的门口轻声喊道:

  “洛亚,帮我看一下他的伤怎么样了?。”
 
  门口突然走出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少女走到韩信跟前蹲下来,查看韩信的伤势。

  “伯爵大人,这伤势也太严重了吧,身体十几处骨折,两只手臂的骨头怕是碎了。”

  洛亚对刘邦的行为不满地说。

  “你帮我把他的骨折和两只手臂弄好就成。”

  “这十几处骨折我倒可以接好,只不过两只手臂没有经过我特殊处理,我看这可要废了。”

  洛亚认真地回答刘邦。

  刘邦挑了挑眉,继续问洛亚:

  “你打算怎么个特殊处理?”

  洛亚皱着眉头说:

  “先必须割开的两只手臂一条长缝,把里面碎掉的骨头挑出来,且不能伤到经脉,再把新的骨头放进去,最后把长缝合上。”
 
  “那就按你说的这样办,辛苦了洛亚。”

  刘邦的语气有些温柔,不像是平时特意伪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温柔。

  洛亚回过头给刘邦一个微笑。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伯爵大人。”

(邦信)圣魔(三)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三章 包扎

  “放心,我早在一周前就处理掉他们了,并且叫人把这里用水冲洗了一遍。”

  只用水冲洗!?

  韩信不但没缓过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对刘邦破口大骂道:

  “那你还真够恶心的,恶心得就像那群血奴。”

  对于韩信这种人,打仗时的住宿问题可不像士兵那么好解决。

  当仗打赢时,住进屋子里,士兵都会在韩信当晚要睡的地方用圣水冲洗一遍,就算是搭帐篷,士兵也会用圣火在准备搭帐篷的地方烧一遍土地。

  “说实话教堂可比血奴还恶心哦。”

  韩信听到刘邦的话,像是野兽对刘邦扑过去。

  这一扑倒好,直接扑倒在地上,而且原本坐着没动所以感受到痛觉的右臂,现在硬生生得被猛扯了一大下。

  骨头的与血肉之间的摩擦使韩信疼得不行。

  这时,刘邦蹲下来扯住韩信的右臂。

  “快放开你的手!”

  右臂被刘邦扯得快断掉了,韩信这样觉得。

  “小特使,你难道不知道骨折之后要用东西矫正骨头吗?不然以后骨头可就长歪了。”

  刘邦突然从哪个地方拿出两块细木板和布条,夹住韩信的右臂之后,开始用布条折腾木板和手臂。

  “吸血鬼能不能轻点。”

  韩信的右臂被刘邦粗鲁得扯来扯去。

  “小特使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另一只胳膊也给折了。”

  韩信不敢说话,怕刘邦真给他折了。

  此时刘邦和韩信靠地特别近,两人的却各有所思。

  刘邦不知在想什么,而韩信也任由思绪飘扬。

  “你身上什么味?”

  刘邦停下与布条的斗争,笑眯眯地回答韩信的问题:

  “还能是什么味,吸血鬼也要吃饭。”

  韩信当然知道吸血鬼吃的饭除了血液还能是什么。

  韩信大惊失色,或许是回忆起血奴,或许是待在曾经血奴待的地方,或许闻到刘邦身上那股来自血液味,胃里的东西瞬间被韩信吐出来了。

  刘邦没想到韩信会吐,被呕泻物沾了半身,语气不好地说:

  “长见识了,原来你们教堂的人都这样像你这样恶心啊。”
 
  吐完的韩信,有气无力地回刘邦话。

  “你们吸血鬼才恶心吧,会吸那群恶心到死的血。”

  刘邦笑而不语,只是放下手中还未处理好的布条,把手伸向了韩信的左臂。

  “咔嚓。”

  “啊!”

  韩信疼得已经满头大汗了。

  “小特使,我刚才不是让你好好闭上你的嘴吗?这不能怪我咯。”

  刘邦原本俏皮的话到了韩信耳里彻底变成了魔鬼的声音,让韩信毛骨悚然。

  “教堂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里面只有欺骗,你们所认为加百列天使长,只不过是光明之神的走狗,什么也帮不了你们。”

  韩信原本因为恐惧不会对刘邦说时候,但是此时的愤怒已经大于恐惧。

  “那吸血鬼算是什么?一个野蛮的种类,脑子里面除了血液,就是血液,简直令人作呕。”

  韩信对刘邦怒吼道。
 
  刘邦站了起来,看着趴在地上的韩信。

  “小特使,我教你一个游戏好不好?”

  刘邦的微笑像是恶魔一样映入韩信眼中。

  “这个游戏叫踢球。”

(邦信)圣魔(二)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本章内含血腥内容,谨慎观看

  第二章 地下室和血奴

  韩信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黑暗的地方,隐约还能听见老鼠啃咬木板的声音。

  韩信扯了扯被铁链锁住的双手,铁链发出发出哗啦哗声。

  “嘶。”

  此时的韩信忍不住皱眉,他感觉自己的右臂疼得要命,里面的骨头多半是折了,幸好血是止住了,没让韩信以过度流血而死亡。

  没等韩信清醒几分钟,刘邦就来了,他好像知道韩信会在这几分钟内醒来。

  门被刘邦打开了,光线迅速刺入室内把部分黑暗赶跑。

  韩信一下子被这光线刺得睁不开眼,缓了一会才适应。

  韩信缓过来后,看清了室内,这个屋子像是一个地下室,没有窗户,屋顶上倒是有个通风口。
 
  四条长铁链从墙壁钻出锁住了他的双手双脚,韩信估摸这四条铁链有三米长,连室内距离的一半都不到。

  “观察够了吗,小特使?”

  刘邦依旧是那副笑脸。

  “哼。”
  
  韩信对此不屑一顾。

  “别嫌弃啊,这地下室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为此我还赶跑以前住在这里的血奴呢。”

  说到血奴,韩信顿时一阵恶心。
 
  韩信第一次带军攻打的时候,把某个吸血鬼巢穴给打破,清理巢穴时也发现了一个地下室,士兵们都劝韩信不要去看,韩信却执意要去,结果发现了让他难忘的一幕。

  那个地下室全是血奴,以及血奴的尸体或粪便,一开门臭味就扑面而来,那些活着的血奴聚在一堆望着韩信,手里甚至还有去死血奴的尸体,地上除了粪便就是那些已经发霉或者没发霉的身体。
 
  韩信被恶心吐了,周围的士兵把门快速得关起来,挡住了准备冲出去的血奴。

  那一天,韩信脑子里面全是那个画面,直到士兵用圣火烧掉地下室以及里面的血奴才好过一些。
 
  韩信知道血奴,加百列曾对他说过,血奴顾名思义就是被吸血鬼抓起来当食物吸的人。

  打仗的时候,吸血鬼大军会抓当地的人民充当血奴,由于打战的缘故,吸血鬼不会刻意去养血奴,只是让待在营地地下室或者别的屋里,隔几天送一批食物,因为食物不足的原因,某些血奴会饿死,某些血奴会吃同伴的尸体来充饥。

  血奴被吸血鬼和教堂两方都不待见,在吸血鬼眼里他们是食物,在教堂眼里他们是恶魔的奴隶,会圣火烧死他们。

  可惜听说不如眼见,这回可让韩信恶心的要死,除了这次韩信就没去过任何血奴的聚集地,任由士兵放圣火。
 


(邦信)圣魔(一)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一章 初遇

  银发特使挥动着银枪,屠杀着面前一个又一个吸血鬼,快得只留下残影。
 
  “刘邦,你这是要做缩头乌龟,赖在自己下属身后不敢出来?”
 
  韩信刺穿吸血鬼心脏之余,对着周围大喊。
 
  突然,一群血色蝙蝠对着韩信冲了过来,蝙蝠弄得韩信措不及防,一不留神右手臂被吸血鬼刮了道深深的血痕,险些拿不住枪。
  
  韩信赶紧跳出吸血鬼的重围,对着从蝙蝠变成的刘邦,满是讽刺地说道。
 
  “我没想到伯爵会用如此卑鄙的招数。”
 
  “我们吸血鬼本就卑鄙,再说对付你这见不得人的招数就够了。”
 
  刘邦笑着说。
  
  “你!”
 
  韩信被刘邦无赖的话呛地哑口无言,气不过直接挑起银枪朝刘邦捅了过去。
 
  刘邦又化成蝙蝠躲开韩信,随之在跳起的韩信背后化成人并且往他背后踢了一脚。
  
  韩信狠狠地摔在地上,银枪从手中脱落。
 
  “加百列的脑子被圣水洗得一空二白了吗,派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攻打我。”
 
  刘邦笑着往韩信摔倒的地方走来。

  韩信瞪着朝他走来的刘邦,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不看小特使眼神我还真没想起来加百列天使长在教堂中里是容不得侮辱的,那伯爵我给小特使赔个不是。”
 
  刘邦虽是这样说却毫无歉意。
 
  “既然我给你道了歉,小特使也该赔我那死去的几万吸血鬼大军的损失吧。”

  “哼,狡诈之徒是你该赔我那几万教堂士兵...啊!”
 
  没等韩信说完,身边的刘邦用力地踩在他右臂上,原本就受伤的手臂被刘邦这么一踩怕是离废掉了不远。

  “教堂出来的人居然比吸血鬼还无赖啊,难道不是小特使先带兵出来攻打我那几万教堂士兵才死了吗?”
 
  “你闭嘴!世上有你们这群吸血鬼才会死那么多人!那些士兵是为了消灭你们这群恶心的东西才牺牲的!”

  韩信忍着痛对刘邦大吼。
  
  刘邦迷眼笑着听韩信的话,等韩信说完,狠狠得踹了韩信的腹部一脚。
 
  韩信被踢得老远,双手捂住腹部,嘴里不停地吐血。
 
  “别把教堂说的那么高尚,个个都虚伪地两面插刀,嘴上说着要为光明,为人民斩除吸血鬼,背后又做了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看没等吸血鬼把光明之神毁了,就是教堂那些老狐狸把光明之神变成黑暗之神了吧。”

  晕死过去的韩信,要是听得到刘邦说的话,肯定不顾再次被刘邦踢的危险,大骂刘邦。
  第一章 初遇

  银发特使挥动着银枪,屠杀着面前一个又一个吸血鬼,快得只留下残影。
 
  “刘邦,你这是要做缩头乌龟,赖在自己下属身后不敢出来?”
 
  韩信刺穿吸血鬼心脏之余,对着周围大喊。
 
  突然,一群血色蝙蝠对着韩信冲了过来,蝙蝠弄得韩信措不及防,一不留神右手臂被吸血鬼刮了道深深的血痕,险些拿不住枪。
  
  韩信赶紧跳出吸血鬼的重围,对着从蝙蝠变成的刘邦,满是讽刺地说道。
 
  “我没想到伯爵会用如此卑鄙的招数。”
 
  “我们吸血鬼本就卑鄙,再说对付你这见不得人的招数就够了。”
 
  刘邦笑着说。
  
  “你!”
 
  韩信被刘邦无赖的话呛地哑口无言,气不过直接挑起银枪朝刘邦捅了过去。
 
  刘邦又化成蝙蝠躲开韩信,随之在跳起的韩信背后化成人并且往他背后踢了一脚。
  
  韩信狠狠地摔在地上,银枪从手中脱落。
 
  “加百列的脑子被圣水洗得一空二白了吗,派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攻打我。”
 
  刘邦笑着往韩信摔倒的地方走来。

  韩信瞪着朝他走来的刘邦,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不看小特使眼神我还真没想起来加百列天使长在教堂中里是容不得侮辱的,那伯爵我给小特使赔个不是。”
 
  刘邦虽是这样说却毫无歉意。
 
  “既然我给你道了歉,小特使也该赔我那死去的几万吸血鬼大军的损失吧。”

  “哼,狡诈之徒是你该赔我那几万教堂士兵...啊!”
 
  没等韩信说完,身边的刘邦用力地踩在他右臂上,原本就受伤的手臂被刘邦这么一踩怕是离废掉了不远。

  “教堂出来的人居然比吸血鬼还无赖啊,难道不是小特使先带兵出来攻打我那几万教堂士兵才死了吗?”
 
  “你闭嘴!世上有你们这群吸血鬼才会死那么多人!那些士兵是为了消灭你们这群恶心的东西才牺牲的!”

  韩信忍着痛对刘邦大吼。
  
  刘邦迷眼笑着听韩信的话,等韩信说完,狠狠得踹了韩信的腹部一脚。
 
  韩信被踢得老远,双手捂住腹部,嘴里不停地吐血。
 
  “别把教堂说的那么高尚,个个都虚伪地两面插刀,嘴上说着要为光明,为人民斩除吸血鬼,背后又做了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看没等吸血鬼把光明之神毁了,就是教堂那些老狐狸把光明之神变成黑暗之神了吧。”

  晕死过去的韩信,要是听得到刘邦说的话,肯定不顾再次被刘邦踢的危险,大骂刘邦闭嘴。

  刘邦看着晕死过去的韩信,没打算继续浪费口水,对旁边的吸血鬼士兵招手。

  “把俘虏带回城堡地下室。”
 

1到100

第一次发乐乎,希望这条能被我记录到一百天。
从今天开始评论从一到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