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四)

第四章 再临北场

  刘盈问道:“兄长,你想去哪里?”

  我想想道:“我要去早晨去的那个场子。”

  刘盈苦着一张脸道:“那不可,齐王说过不许我们去那儿。”

  我挑挑眉道:“他说不许,就不许了?这地方是他买下的?”

  刘盈说道:“哦,可是外面有人守着,我们出去他们肯定不让,而且先生刚走,母亲会来找我们的。”

  我朝这屋子转了转,指着一个窗子道:“那我们就翻窗走。”
 
  刘盈则低头看着矮桌上的竹简,断断续续地说道:“这...兄长...我们要不...”

  我看出他的不情愿,便出声打断了他,道:“你不想走也没事,你蹲在那窗户下,让我踩着你爬出窗户就好。”

  刘盈也不再说反驳的话,只好蹲在窗下,我踩着刘盈的肩膀,抓住窗户的边缘,在攀上去之前,我故意装作攀不稳地踹了刘盈一脚。
 
  我转身坐在窗沿上,看着跌倒在地的刘盈,笑道:“再见了,我的好弟弟。”

  说完,跳到窗外去。

  我不管刘盈之后如何,顺着记忆找到去北场的道,期间躲过一些侍卫和婢女。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去找韩信,但冥冥之中牵引着我去找他。
 
  待我快跑到那场子时,突然撞上一人。

  “唉,这地怎有个小娃娃。”
 
  只见那个五大三粗,穿着甲胄的年轻男子抓着我的衣领,竟被他拎起来了。

  我与他大眼瞪小眼,倒是他受不了了,把我放下,道:“小娃娃,你可别在这晃荡,小心被人抓着卖到别处去。”

  “可没人敢抓我。”我这么说。

  “小娃娃口气倒是挺大的。”那人道。

  此时另一个穿着麻布灰衣,脸上有双大眼的瘦弱男子走来对那人,道:“张仲,你怎么在这地待着,那草挖来了没?”

  张仲笑着对他道:“还没呢,路上遇到了个小娃娃挡了路。”

  瘦弱男子看了我眼,道:“哪里的小娃娃?”

  “我这不是听你的话,正要去东边那挖草,结果这小娃娃不知从哪儿跑来,硬撞到我身上。”
 
  瘦弱男子没理张仲,问我道:“小娃娃,你来这找谁?”

  我说:“我来找齐王,不知道他在不在这?”

  那瘦弱男子听了我这话,面色古怪,再仔细看看我身穿的衣物后,叫我自己去找。

  瘦弱男子说完,便要拉着张仲朝东边走去,张仲大声问道。
 
  “赵厉,你怎么了,以前不都对小孩照顾地好好嘛。”

  赵厉对男子地说,可还被我听到了。

  “这边有几个娃娃能穿起那种布料,我猜他可能是刘盈王子,或是最近才被找到的大王子,我们还是别被招惹他。”

  张仲听完,古怪看了我一眼,跟着赵厉走了。
 
  我没在意这小意外,继续朝北场跑去。

  到了北场,我又看见了韩信,这次的韩信一改黑衣,身穿银色甲胄,手持一把长枪,正练武。

  韩信似乎察觉到我的到来,把长枪递给了一旁的士兵。

  他皱眉道:“大王子怎么又来这地,信已说过此地最好不要来。”

  他顿了顿道:“那袋梅子干,我已让人送去,大王子还是回去吧。”
 
  他见我没说话,问道:“大王子难道有什么事不成?”

  明明想来这找韩信的人是我,可是见他后却无语凝聚,找不出个原由。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来见见你,你和我说会话,行不行?”

  我对他说道,他很是不高兴道:“那大王子就随我来吧。”

  我随他来到一个帐篷内,从帐篷内的物品看出,这帐篷是刚搭不久。

  我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额,这个北场为什么有这么多士兵。”
 
  韩信答道:“这地是我从齐国带来的士兵的临时驻扎地。”

  我再问他道:“那为什么我一会叫刘邦,一会叫刘安?”

  韩信看起来很不想说,找了个话来搪塞我,道:“现在你不需知道,等你长大后,会自然明白。”
 
  我也不刨根问底,换了个问题,道:“那梅子干,你是从哪里找来的梅子干?”

  韩信怪异地答道:“城里买的。”
 
  就这样,我一问,他一答,竟把时间花去了大半。

  等到他被我问得不耐烦了后,皱眉道:“你该回去了,吕雉会担心你。”

  吕雉,也就是我的母亲,我虽然舍不得韩信,但也不想让那个让我无比熟悉的女人担心。
 
  于是我便离开北场,往来时的路走回去。

  我没走去书阁,而是回到吕雉那儿,因为我知道刘盈早不在那儿了。

  过程中,我看到了,我最开始待的那个屋子。

  柳木质的房子,虽然已经有些老久,却难掩华丽,此时它却被一群高大的士兵围住。

  这房里难道还有什么人,这不禁激起我的好奇。

  我最终还是没踏进那房里,多看了几眼那房子后,便走开了。

-----------------
嗯,估计是中篇或者长篇文了。
里面可能会冒出一些原创人物。
应该会在新年码完的。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三)

  第三章 学业繁忙

 
  韩信把蹋鞠扔回去,看了我们一眼后道:“这边是军营驻扎的地方,恳请两位王子去别处玩。”

  我抱住扔回来的蹋鞠问道:“既然不让我们在这玩的话,那我们要去哪里玩?”

  韩信顿了顿道:“反正这儿一直向西的地方都别去,最好连东边的也不要去了。”

  我问凭什么,韩信不回答我,问了我一个问题。

  “谁让你们来这的?”

  韩信明显不把我的话听进去,这让我不太高兴,闷声道:“是我娘。”

  韩信眉头紧皱,转身就要走。

  我把他喊住:“你先别走,是你不让我们在这儿玩,那就要陪我们找地方玩。”

  韩信头也不回道:“两位王子不如让婢女替本王找,本王相信她们会找到更好之处。”
 
  韩信这要走远了,我心里着急,想到昨天的事情,对他叫喊:“齐王走了,那欠我的梅子干怎么办?”
 
  我察觉到韩信的脚步明显慢了些,但却不回头,继续向前走。

  我连忙向他追去,但刘盈制止住我,道:“前面就是军营了,兄长还是不要去追齐王了。”

  我对刘盈的话不屑一顾,但还是停下进步,不爽地把蹋鞠抛给刘盈,自己往南走去。

  刘盈明显接不着,蹋鞠在地上滚了滚,刘盈让侍女接起来,自己小跑追上了我。

  刘盈看我脸色不好,小心翼翼地讨好我道:“兄长,要不我们改日再去找齐王吧。”

  我瞪了眼刘盈道:“你懂什么,改日不如撞日,知道不?”
 
  我快步走去,留下刘盈独自小声喃喃道:“这句话貌似不是这样用的啊?”

  我快步走了一会,看了周围的景色对身后追赶的刘盈道:“带我去娘那儿。”

  刘盈道:“还请兄长随我来。”
 
  我跟在刘盈时身后,直到到了吕雉住的地方。

  此时吕雉可能早已从刘邦的父亲那儿回来,坐在一张木雕的床上,看见我们后站起。

  吕雉看了刘盈,沉声道:“盈儿,你怎么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那些礼官没好好交过你礼仪吗?”

  没等刘盈开口,我就抢先道:“弟弟,他与我戏耍时不小心摔倒,才会弄成这副模样。”

  如果要说刘盈,我肯定是讨厌的;要说吕雉,或许是怕她生气,难过之类的,我不想让她知道实情。

  刘盈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只是对吕雉点点头。

  吕雉看着我们,叹气道:“盈儿,你怎么就不如你兄长般让我省心。素霜,你带二公子下去收拾衣装。”

  “是。”

  一直跟随在我和刘盈身后的两个婢女走出一个,她带着刘盈向屋内的一扇门走去。

  吕雉的目光从刘盈移到我身上,她的目光充满忧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对我轻声道:“安儿,等盈儿收拾好了就随他去用午膳,娘请了礼官来教你们礼仪。”

  我应声道:“好。”

  等到刘盈收拾完毕,已经是一壶茶后的事情,我随刘盈去用膳的地方,而一直跟随我们的两个侍女被吕雉留下一个。

  (第三人称切换)

  看着走出屋内的刘邦他们,吕雉向留下的侍女询问状况,得知事情的原由后,吕雉坐在床边,让婢女替她按摩太阳穴。
 
  其实吕雉在刘邦说那句话时,就已经知道他在骗人。

  刘盈若是不小心摔倒,衣裳上定会有一大片污迹,可衣裳只有斑斑点点的痕迹,明显像是被沾了泥的物品砸中多次才会留下的。

  再不济,吕雉也能从刘盈听到那句话时的神态就能看出,此事不如刘邦说的那样,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

  吕雉在听婢女说刘邦和刘盈玩蹋鞠的过程和突然出现的韩信对刘邦的态度时,心里半喜半忧。

  (转回第一人称)

  还不知谎言被拆穿的我,正和刘盈面对一桌食物和礼官们。

  我相信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都从未如此痛恨过一种人。

  如何走,如何坐,如何用食,连吃多少食物,他们都要计较一会,搞得我头疼脑胀。

  我不听那些礼官的唠叨,随意摆弄食物,毫无胃口地吃了一些,佩服地看向身旁听礼官的话,慢慢用食的刘盈。

  我有些无聊,便准备出去,一位礼官制止住我道:“大王子,还请别外出。”

  我一头雾水道:“我吃饱了,想出去溜达溜达,还能触犯哪条礼仪了?”

  礼官缓缓道来:“大王子的确没触犯哪条礼仪,只不过吕王妃请来的教书先生,等会会来,大王子理因和二王子去书阁等候。”

  “嗯???”

  我是没想到过了这茬还有那茬,只好和用食好的刘盈前去书阁。

  在去书阁的过程中,我问刘盈道:“你每天都是这样过的吗?”

  刘盈腼腆地笑道:“今天不一样,兄长回来了,娘让我陪兄长玩一早上,要不然以往都要随先生上课。”

  我心情复杂,不知从何说起。

  到了书阁,那位教师先生没让我们俩等多久。

  先是对客气了一番后,就开始讲课。

  我与刘盈在各自的矮桌后坐下,听先生讲课。

  从刚才那番客气中,我勉强知晓那位先生叫张益,荥阳人,前几日被吕雉请来给刘盈教书。

  我手肘抵着矮桌,手掌撑着脸,看着竹简上的字,昏昏欲睡。

  这时,一捆竹简掉到我桌上,吓得我手臂立即收回,可惜手快头还没那么快,头还没反应过来,没了手掌的支撑,脸严严实实得砸到桌面上。

  “哎呦喂!”

  我抬起头来,手揉揉被撞红的鼻子道:“先生这是怎么了?”

  张益拿起刚才扔到桌上的竹简,冷哼道:“益看大公子全神贯注地看竹简,不忍出声,左思右想只好把竹简放在大王子的矮桌上。

  我嬉皮笑脸道:“先生下次直接叫我好了,不用那么客气。”

  张益声音高扬道:“敢问大王子从中读到了什么,可否讲给益与二王子听?”

  张益这话可把我难住了,我连竹简上的字都不识,又怎么能从中看出什么。

  我实话实说道:“先生,你又没教我认字,我怎知晓里面说的是什么。”

  张益差点被刘邦这话气笑了,和着还怪到他头上去。

  张益横眉怒目,道:“那大王子就不会告知益一声吗?”
 
  我干笑道:“额,这个,先生一上来就讲课,学生我也不敢打扰先生,于是乎就这么将就看下去。”
 
  张益这真是被气笑了,哪里还有这种学生,一字不识就将就看书。

  “好,好,好,益看大王子天资聪慧,也不用益教了。”张益甩袖就走,音未了身就不见了。

  我对刘盈大声嚷嚷道:“哪里有这样的先生,居然对学生,你是怎么听他讲了那么久的课。”

  刚走出门的张益听到这话,暗骂一声,孺子不可教也。

  刘盈忧虑重重道:“兄长,这不太好吧。”

  我不以为然,道:“管他娘的,我反正不想听这堂课,你不是也不想听.。”

  刘盈的忧虑有些消散,道:“那倒是,但要是被娘知道兄长气走了先生,那该怎么办?”

  我对他笑道:“没事,我们就说那个先生教得不好,让娘换一个不就好了。不过现在你得带我出去逛逛。”

----------------
这章有点晚,但还是要努力日更。
刘盈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
努力把刘老三的本质暴露出来。
至于为什么幼化刘邦会成为刘大公子,而且众人还不觉得奇怪,这个以后的章节会慢慢说明。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二)

  第二章 北场戏游

 
  等到我醒后,病不见了,床上的碗不见了,随之不见的是屋内的四位男子,而把他们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妇人和她身后的几位女子。

  那妇人柳眉凤眼高鼻薄唇,听起来是很好看,但看起来却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皱纹布满她的脸颊,原本秀丽明媚的脸只剩下沧桑,却遮挡不住她那双炯炯有神的凤眼。

  在她身后的几位女子恭恭敬敬地站着,手里捧着洗漱用的物品,或一些衣物。

  她对身后的几位女子说道:“把这些东西放到桌上,我自己来,你们先下去吧。”

  女子们遵从她的命令把物品放到离床边不远的桌子上后,转身出了屋内。

  待她们都走光后,妇人开始帮我洗漱,甚至还帮我穿上衣服。

  整个过程中,我和她都没有说话,我直盯着她的脸看,莫名觉得她很熟悉。

  等她把收拾干净的我抱下床,我才对她问道:“你是谁?”

  妇人看着我回答道:“君主,妾叫吕雉,是您的妻子。”

  是我的妻子?我感到不自在。

  吕雉面露担忧地说道:“不过,现在要委屈一下君主,在外人面前当妾的孩子。”

  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君主,您现在出去,要叫妾为娘,并且只能告诉外人是你是刘邦的嫡长子,是刘盈的同胞兄长。”

  我对她点点头,毕竟我只知道自己叫什么,对于身份毫不在意。

  我主动牵起她的手,她被我牵着时,有些恍惚但又很快反应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带我走出去。

  到了屋外,她的身子不像在屋内微弱,她的身躯变得挺拔,眼色也锋芒逼人,把我护在身后。

  屋子外边除了镇守的将士外,还有一个抱着一个皮革球的男孩,以及男孩身后跟着的两名女子。

  吕雉对那个男孩说道:“盈儿你过来,这是你的同胞兄长刘安。”

  吕雉随后对我说道:“安儿,这是你的同胞弟弟刘盈。”

  刘安,我想这个名字,是吕雉给我取的代名吧。
 
  而刘盈小步跑过来,畏畏缩缩地看着在吕雉身后的我,小声叫道:“...兄长。”

  看着懦弱的刘盈,我心中不喜,但碍于吕雉的缘故,没有透露出来,只好应声。

  吕雉摸了摸刘盈的头,柔声道:“盈儿,兄长刚到,不熟悉这儿,你带他去北边的场子玩会,娘去看爷爷。”
 
  没等刘盈在说什么,吕雉就放开我的手,朝远处走去,只剩下我和刘盈两个人相看,以及刘盈身后的两个婢女。

  刘盈看着我想说什么,又憋不出什么话来,便低头看着手中的皮革球。

  对于欲言又止的刘盈,我只好先开口说道“娘不是让你带我去北边的场子玩吗?我们为什么还不走?”
 
  刘盈显然被我突然说的话吓得不轻,便结结巴巴地说道:“哦...嗯,好...兄长随...随我来吧。”

  对于他这个样子,我没多说几句,只是跟在他身后。

  在前往北边场子的过程中,我不想说话,刘盈也不说,那两名跟随的婢女更不会说,四人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场子。

  到了场子后,我发现场子就是一块被拔了草,挖了石头的空地,除了刚到的我们外,几米远就有军营驻扎,一些士兵驻守在那儿。

  刘盈看着我又是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模样,我有些无聊,便指着他怀里一直着的皮革球说道:“这是什么?”

  “这...这是蹋鞠,兄长想要玩吗?”刘盈对我问道。
 
  我兴趣缺缺地说道:“你教教我怎么玩呗。”

  “就像这样。”说着,刘盈便把蹋鞠放下,蹋鞠还在空中时,又被刘盈用脚往上踢,刘盈有些兴奋,但事事不如人意,那蹋鞠没被刘盈用头,脚或者膝盖等部位顶起几回,就掉到地上往外滚,刘盈连忙跑过去,把球捡回来。

  这让我忍不住笑道:“这个蹋鞠难道都像你这么玩的吗?这分明就是让别人高兴。”

  捡球回来的刘盈被我这一说,脸红扑扑的说道:“不是的兄长,是我技艺不够好才会这样,如果让那些将士们来踢会更好。”

  我有些好奇:“那你为什么不叫那些将士陪我们一起玩?”

  刘盈神色有些黯淡:“他们貌似不喜欢和我玩,可能是因为他们还有他们的事要做吧。”
 
  对于刘盈的黯淡我没去搭理,自己倒是想了一些玩法,于是乎对刘盈说道:“不如这样,我教你一个新玩法。”
 
  原本黯淡伤神的刘盈听了我的话,激出了几分热情道:“兄长,是怎么一个玩法?”
 
  我对他说道:“我们两人互相对踢蹋鞠,谁先把蹋鞠踢到谁的身上,谁就先赢。”

  刘盈犹豫不定地说道:“那被踢到的人岂不是很痛。”

  也不知道是谁教过我这句话,我脱口而出:“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疼痛都不能忍,将来能有什么成就?”

  刘盈只好答应。

  由于球在刘盈那儿,我便让他踢第一次,或许是刘盈害怕什么蹋鞠他踢得歪歪斜斜,没踢中我。

  轮到我踢时,我没有顾忌什么,直接把蹋鞠踢到刘盈身上去,刘盈被蹋鞠撞得差点倒在地上。

  这样几个来回,刘盈次次没踢中我,而我相反。

  看着刘盈傻乎乎被蹋鞠砸的样子,不知为何我倒是非常高兴。

  本想继续玩下去的我,看见不远处的军营那儿有个熟悉的人影,便兴致勃勃得对刘盈说道:“你看好了,我这球。”

  刘盈看着我道:“好。”
 
  在刘盈的注视下,我把蹋鞠双手抱住,使劲得朝军营那边扔去,直击某个人的背后。

  我预料的事情却没发生,那人转身接住。

  没等我开口说什么,刘盈就惊讶地叫了起来:“那是...齐王啊!”

---------------
emm,这章写得很尬,我私设刘盈虽然成了王太子,但没有去驻守栎阳。
努力把小孩子化的刘邦写成小流氓。
由于韩信出场只有几句,所以不打韩信tag。

(信邦)一江清水入海流(一)

  第一章 荥阳异变

  公元前203年,楚汉之争开始的第四年。

  汉军占据优势,西楚霸王项羽因进退两难之际和粮草缺乏的缘故,被迫拿出汉王刘邦的家人,胁迫刘邦签订鸿沟定。

  刘邦答应项羽议和,随后项羽释放所拘押的刘邦家人。

  但后面却没有像历史一样发生几日后,刘邦毁约,追击楚军。

  因为鸿沟以西的荥阳,汉军营地,现在的刘邦所在处却发生了一件大事,竟让待在关中的萧何和守在齐地的齐王韩信来到此处。

  一只手抵着我发烫的额头,冰冷的感觉使我忍不住睁开眼。

  我发现我现在躺在一张大木床上,坚硬的木板,和不太柔软的床褥让我感到非常地不舒服。

  而抵着我额头的手来源于一位黑发青年,他身着黑色长衫,坐在我的床边。

  见我醒来,便把手收回,对着站立的一个戴布帽的男子使了使眼色。

  布帽男子看见后,走到木床边抓起我的手腕,对于他这个动作,我非常不满,不顾身体发热地反抗他。

  原本被抓住的手腕挣脱开来,因为木床是靠角落的,所以我撑着旁边的墙壁站了起来,头脑发热使我站得摇摇晃晃地,好似随时要倒下去一样。

  布帽男子也不敢冲上去硬抓,就怕一个不小心把我给弄倒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会,旁边的黑衫男子突然扯住了我的衣服,我还来不及干什么就被拖到布帽男子旁边,强大的拉扯力让我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还想继续挣扎,他瞪了我一眼后,我就被吓懵了,我乖乖地任由布帽男子摆弄。

  我此时即讨厌又害怕他,讨厌是因为他命令那个布帽男子来抓我,又他自己来抓我,害怕是因为他身上的那股气味让我恶心,以及他刚才瞪我的眼神,好似要把我杀了,这让我毛骨悚然。

  布帽男子摆弄好了,对黑衫男子说道:“齐王,公子得了温病,温水擦浴降温。喝药汤出汗退温几日,便好了。”
 
  齐王摆摆手,对布帽男子道:“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布帽男子听后,推开木门走出屋内。

  屋内只剩下我和那个叫齐王的黑衫男子。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便出声道:“你叫齐王?”

  非常沙哑的声音,让不仔细听的人听不清楚。

  我看他没有反映,又连续问了几遍。

  “我叫韩信。”他对我说道。

  我想他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便想继续问下去。
 
  没等我继续问,他就已经站起身,走出屋内,临走前看着坐在床上的我,说了一句。

  “待在这儿别乱动,一会就会有人过来。”

   虽说韩信要我等一会,可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我有些不耐烦,想走出去看看,正当我想要下床时,韩信就带着三个男子过来,并且手里还端着一碗汤。

  韩信走过来把那碗汤递给了我,眼色视意着我把那碗汤喝下。

  看着碗里黑黑的汤水,我想这可能是布帽男子说的药汤,我闻了闻,有点不想喝了,但对于韩信的威胁,我还是闷着心把一口气它喝下去。

  药汤入口的一瞬间,我有点后悔,药汤苦涩的味道从舌根蔓延着整个口腔。

  在我的味觉深受痛苦之时,韩信把一颗黑色的东西塞进我嘴里,我嚼了嚼,酸酸甜甜味道冲刷着还在口腔残留的苦涩,我很是喜欢那种酸甜。

  我连忙对韩信问道:“这是什么,你还有吗?”
 
  韩信回答:“君主,这是梅子干,如果君主还想要的话,属下等会派人送来。”
 
  “我当然想要。”我说道。

  正当我们两人交谈之时,被韩信带进来的那三人中的一位狐狸眼男子走到我跟前,语气充满好奇地说道:“君主还记得自己叫什么?”

  对于被打断交谈这件事我有些不满,但是我还是回答了他。

  我有些迟疑道:“我叫...君主?”
 
  “噗...”

  狐狸眼首个笑出声,又很快地憋了回去。

  而其他三人默不作声,眼里却充满笑意,但笑意很快被一些其他复杂的感情掩盖。

  只有狐狸眼压制笑声继续对我问道:“那君主知道我们叫什么吗?”

  我把手上端着的碗放在床上,指了指韩信说道:“这个我知道,他叫韩信,至于其他的,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狐狸眼听到我说的,看了一眼韩信,指着自己说道:“属下名叫陈平。”

  随后指着两个我不认识的男子道:“那个穿灰衣,粗眉大眼的人叫萧何,另外一个穿白衣,长眉杏眼的人叫张良。”
 
  我随后又问道:“那我叫什么?”
 
  “君主叫刘邦。”那个叫张良的人回答了我。

  萧何看了这一状况叹了口气,道:“陈平,你难道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吗?”

  “五天的时间内什么也没找到,听那些驻守将士说道,五天前那夜里,在我和张良两人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去君主的屋里。”陈平收起笑眯眯的作态,表情严肃。

  “难不成还有鬼神把抓走君主,再放了个七八岁的小孩进去?”张良伸手抚平眉间皱起的波纹。

  “君主在一夜之间变成小孩而且什么都记不清楚,还是在鸿沟之约那么紧要的关头,这么玄乎的事情都能发生,那鬼神抓走了君主也倒有可能。”陈平开玩笑似的接话道。

  “先别讨论君主的事情了,你们说说现在该如何是好,关中来的支援军已经到了,楚军可能回到彭城,这要不要撕毁条约,追击楚军。”萧何一问就戳中除了刘邦之外,其他三人的心病。

  “看来计划要改变了,楚军快到彭城,我们已经来不及毁约发兵去追他们,不过就算他们休养生息好了,项羽那好面子的人,谁先毁约他都不会先毁约,我们先把君主这事办清楚。”张良说道。

  “子房说得甚好,我觉得可行,齐王和萧何觉得如何?”陈平像是给张良拍马屁地说。

  萧何和一旁默不作声的韩信都点了点头。

  而我则听不懂他们再说什么,似乎是关于我的事,也有可能不是,我猜可能那碗药里可能有催眠的功效,也有可能是温病快消的缘故,让我在他们叽叽咕咕的交谈中,慢慢睡着。
 
--------------------
原本想写王者版刘邦,韩信比较历史向的同人,结果发现在历史内容里面穿插着紫发,红发有些变扭,索性改成黑发,所以不打王者tag了。
梗是君主突然在鸿沟之约后变小,记忆也缺了一大半,谋士们和韩信讨论对策。

(邦信)圣魔(六)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下一章就是水中play惹。

 
  第六章 混血和浴室

  “伯爵大人超级好,安娜苏除了姐姐之外最喜欢伯爵大人了。”

  安娜苏听了互相听了洛亚和韩信的对话,瞪着自己那双蓝色大眼睛说道。

  韩信觉得自己的脆弱的脑子承受不住迎面而来的信息,对洛亚问道:

  “先不提刘邦,那你们俩又是谁?”

  洛亚准备开口说话,却被安娜苏打断了。

  “特使大人,我叫安娜苏哦,今年七岁了,这是我的姐姐她叫洛亚,比我大十岁,我们两个都是吸血鬼哦。”

  说完还附赠韩信一个大大的笑容。

  “安娜苏,我都说了别对陌生人爆出自己的姓名和身份,尤其是对特使大人这样的。”
 
  洛亚虽然语气不好,但是可以看出她对妹妹的关心。

  “好啦姐姐,我一下次一定不这样。”
 
  安娜苏也没见得恼火,只是对洛亚撒了撒娇。

  韩信可没心情继续看俩姐妹的互动,出口打断了她们:

  “如果你们是吸血鬼的话,为什么发色和眼睛颜色不像吸血鬼反倒是像人?”

  洛亚对刚才打断十分不满,冷冷地回了一句:

  “因为我们是混血的。”
 
  洛亚这话像是石头一样砸向韩信的脑子,让韩信的头更晕了。

  韩信可未成见到混血的种类却听加百列说过,混血的种类很罕见,一般出现的会被种族当做不祥处死。

  尤其是在生性残暴的吸血鬼里面,更会快速除掉这种存在,别说见到两个混血的,见到一个都得算奇迹。

  而混血的自然有优势,综合两个种族的特点在身,吸血鬼和精灵混血的话,混血儿,那个混血儿会长出翅膀速度敏捷,还会拥有吸血鬼的本领,要是鲛人和人类混血的话,混血儿身体会长出鳞片,在水中长出尾巴,在陆地上尾巴又会变成双腿等等。

  如果是按那样说的话,洛亚和安娜苏没有任何精灵和鲛人的特点,又是吸血鬼,那么她们只可能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血儿。

  刘邦到底心怀什么样的鬼胎,居然收了两个混血。

  在韩信的思考的时候,一旁的洛亚走到韩信身边,替韩信的两支手臂解开了布条卸下木板。

  “我想你不需要这些东西了,手臂现在可以轻微做一些动作,但别使大劲,要不然里面的骨头会歪了,我再给你做一次手术可就麻烦了。”

  洛亚平淡的话语带着一丝警告,随后对韩信道:

  “还有和我出来一下。”

  “好。”

  “姐姐,我也要去!”

  安娜苏拉着准备走的洛亚的衣角,洛亚只是拍掉安娜苏扯着她衣角的手。

  “你先待在这里,要是伯爵大人进来了,可别让他碰那些药剂。”

  “哦。”

  安娜苏不满地说道,那一声哦被拉成了几个语调,好似要把不满都喊出来,虽然不满,但是不敢反抗姐姐的命令的安娜苏只好目送洛亚和韩信离开房间。

  出了房间后,洛亚领着韩信在城堡的走廊中走动。

  城堡的走廊和韩信以前见过的吸血鬼城堡不一样,比以前的那些更大更宽敞,走廊的布置比那些还要精致几十遍,或许是刘邦的身份和他们不一样吧 。

  洛亚把韩信领到一个大门前后,推开了大门。
 
  韩信看了不禁傻眼。

  这是......浴室吧。

  “自己进去洗澡吧,衣服挂在浴池的后面,我想你应该能看见。”

  洛亚对韩信说道。

  “刘邦这是要干什么?”

  韩信皱了皱眉,不解地说道。

  “难不成特使大人那么多天不洗澡?”

  洛亚一脸嫌弃,韩信被洛亚这样看得难受,心里想:要不是有刘邦那老疯子,我早打赢了仗去洗澡。

  于是韩信走进了浴室内,当韩信刚进去,洛亚就把门关了。

  韩信没去尝试把门推开,只是脱掉身上那身黑白病服,走到浴池里。

  这间浴室大得让韩信吃惊,合起来是地下室的三四倍,而浴池就占据了室内的三分之二,整个浴室都是由纯白色的瓷砖组成的,室内的顶上挂着几个巨大的水晶灯照亮整个室内。

  浴池的水不知从哪里来,是温热的,这让在浴池里面的人十分舒服。
 
  在浴池中的韩信也看到了那件件衣服,酒红色的西装,很符合那些吸血鬼特性。
 
  温热的水冲刷着韩信的身体,使韩信过度疲劳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

  正当韩信准备好好享受时,一个不速之客到来了。

  “小特使,洗的舒服吗?”

  那张脸还是依旧笑眯眯地说着恶心的话。
 

(邦信)圣魔(五)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五章 治疗

  等韩信再一次醒来,他感觉自己全身都折了一遍,想必是刘邦踢他导致的。

  韩信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待的地方可比上次醒来看见的地下室要好得多。

  韩信观察了一下房间布局,自己在一个类似医疗室的房间里,自己躺在房间的右边的一张白床上。

  而房间右边的墙壁上都是长柜,柜子上都挂满刀子之类的锋利物品和一些药物。

  自己的身上的血淋淋的盔甲被换成了白色的病服,左右手臂都被和两支木板被白色绑带缠地严严实实。

  韩信试图自己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除了头部外的地方都不受自己控制。

  “姐姐,他居然没死。”

  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推开房间的门看见屋内的韩信转醒后,对门外的人这样说道。

  “安娜苏安静点,有我在他死不了。”
 
  安娜苏对洛亚的言语不满地说道:

  “姐姐就喜欢夸自己。”

  洛亚没回答走安娜苏的话,只是进屋内,先是走到右边的柜子上拿了一瓶蓝色药剂,之后走到床边。

  韩信刚想问洛亚话,结果就被她捏住了嘴,洛亚打开药剂的瓶盖直接往韩信嘴里灌。

  等韩信喝完药剂,洛亚才把空掉的药瓶放回柜子上。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刘邦又去哪里了?我现在又是什么一个状况?”
 
  韩信已经满肚子疑问了。

  “特使大人,你躺在床上都三天了,那现在麻烦你自己动一下身体可以吗?”

  洛亚好似没有听到韩信说的话,自顾自地说。

  韩信听着洛亚的话,动了几下身体。

  令韩信震惊的是,原本只有头部能动的身体,现在除了被白色绑带绑住的两只手臂,身体其他部位都能动了。

  韩信自知自己在昏迷之前身体已经差到哪种地步了,可现在却完好如初,除了两只手臂和没被遇到刘邦时候一样。

  这让韩信不由自主地对面前这个姑娘感到好奇。

  韩信感觉她和她那个妹妹都不是吸血鬼,因为吸血鬼的发色都是偏黑白的。

  眼睛虽然在正常情况下会有各种颜色,但是决定不是那种天蓝色的眼睛,她们两个不像是韩信所见到的吸血鬼而更像是人类。

  但人类又不可能毫发无损地待在吸血鬼聚集地那么久,那眼下只有那种可能。

  “你们是教堂派来救我的吗?我们现在是离开吸血鬼城堡多远了?”

  现在的状况,韩信只能想到或许只有这个答案。

  只有教堂的人才会救得了他,既然自己昏迷了三天,身体又经过这种改造想必已经不在吸血鬼聚集地那么久,那眼下只有那种可能。

  “你们是教堂派来救我的吗?我们现在是离开吸血鬼城堡多远了?”

  现在的状况,韩信只能想到或许只有这个答案。

  只有教堂的人才会救得了他,既然自己昏迷了三天,身体又经过这种改造想必已经不在吸血鬼聚集地内。

  洛亚的一声冷笑却打断了韩信认为唯一有可能的想法。

  “想多了吧,吸血鬼们怎么会让教堂里大名鼎鼎的特使大人逃出城堡呢?”

  洛亚这话把韩信原本理清的思路打乱了。

  “吸血鬼恨不得让我死,哪里有闲工夫救我。”
 
  “这可是伯爵大人的命令,我们也违背不了。”

  什么?!刘邦!!!

(邦信)圣魔(四)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四章 踢“球”

  “......踢什么球。”

  韩信毛骨悚然,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还能踢什么球,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刘邦敷衍地回答。

  韩信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会有不祥的预感。

  “嘭!”

  刘邦把韩信一脚踢到墙上去,而韩信则是整个身体狠狠地撞在墙上,因为地心引力的问题又从墙上掉到地上。

  被刘邦踢了一脚的韩信,趴在地上喘气。

  “小特使,你看是不是很好玩,我们继续来玩吧。”

  刘邦有些疯癫,韩信感觉自己遇到了魔鬼,不是比魔鬼更加可怕的存在。

  韩信又被刘邦踢到墙上,随后从墙上滚到刘邦脚下,这一脚可比上一脚狠多了,韩信的五脏六腑都快倒出了。

  “呼呼呼...你个...老疯子。”

  “谢谢夸奖,我最喜欢别人用疯子来称呼我。”

  刘邦笑嘻嘻的,似乎很喜欢这个称呼。

  韩信还想再回刘邦一句,可是话还未出口,又一次被刘邦踢上了墙。

  韩信这次没说话,因为他现在根本不能说啊。

  刘邦像是不知疲惫的球员,一次又一次地把韩信踢上了墙,而且还特别精准地把韩信踢到墙上后迅速滚到他脚步,这导致了韩信不能对刘邦说话。

  刘邦除了开始的两脚比较轻之外,剩下的都用了他十成的力量,韩信觉得自己的每块骨头都散架了,怕是幸存的两条腿也要不保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邦才停下。

  石头砌成的墙壁早在第五次韩信撞上它的时候坏掉了。

  因为这里是地下室的缘故,石壁的后面全是土,再加上刘邦还特喜欢往那个方向踢,就这样墙上硬是被撞出了个大洞。

  而作为撞它们的“球”的韩信早已昏迷。

  停下脚的刘邦,对地下室的门口轻声喊道:

  “洛亚,帮我看一下他的伤怎么样了?。”
 
  门口突然走出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少女走到韩信跟前蹲下来,查看韩信的伤势。

  “伯爵大人,这伤势也太严重了吧,身体十几处骨折,两只手臂的骨头怕是碎了。”

  洛亚对刘邦的行为不满地说。

  “你帮我把他的骨折和两只手臂弄好就成。”

  “这十几处骨折我倒可以接好,只不过两只手臂没有经过我特殊处理,我看这可要废了。”

  洛亚认真地回答刘邦。

  刘邦挑了挑眉,继续问洛亚:

  “你打算怎么个特殊处理?”

  洛亚皱着眉头说:

  “先必须割开的两只手臂一条长缝,把里面碎掉的骨头挑出来,且不能伤到经脉,再把新的骨头放进去,最后把长缝合上。”
 
  “那就按你说的这样办,辛苦了洛亚。”

  刘邦的语气有些温柔,不像是平时特意伪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温柔。

  洛亚回过头给刘邦一个微笑。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伯爵大人。”

(邦信)圣魔(三)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第三章 包扎

  “放心,我早在一周前就处理掉他们了,并且叫人把这里用水冲洗了一遍。”

  只用水冲洗!?

  韩信不但没缓过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对刘邦破口大骂道:

  “那你还真够恶心的,恶心得就像那群血奴。”

  对于韩信这种人,打仗时的住宿问题可不像士兵那么好解决。

  当仗打赢时,住进屋子里,士兵都会在韩信当晚要睡的地方用圣水冲洗一遍,就算是搭帐篷,士兵也会用圣火在准备搭帐篷的地方烧一遍土地。

  “说实话教堂可比血奴还恶心哦。”

  韩信听到刘邦的话,像是野兽对刘邦扑过去。

  这一扑倒好,直接扑倒在地上,而且原本坐着没动所以感受到痛觉的右臂,现在硬生生得被猛扯了一大下。

  骨头的与血肉之间的摩擦使韩信疼得不行。

  这时,刘邦蹲下来扯住韩信的右臂。

  “快放开你的手!”

  右臂被刘邦扯得快断掉了,韩信这样觉得。

  “小特使,你难道不知道骨折之后要用东西矫正骨头吗?不然以后骨头可就长歪了。”

  刘邦突然从哪个地方拿出两块细木板和布条,夹住韩信的右臂之后,开始用布条折腾木板和手臂。

  “吸血鬼能不能轻点。”

  韩信的右臂被刘邦粗鲁得扯来扯去。

  “小特使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另一只胳膊也给折了。”

  韩信不敢说话,怕刘邦真给他折了。

  此时刘邦和韩信靠地特别近,两人的却各有所思。

  刘邦不知在想什么,而韩信也任由思绪飘扬。

  “你身上什么味?”

  刘邦停下与布条的斗争,笑眯眯地回答韩信的问题:

  “还能是什么味,吸血鬼也要吃饭。”

  韩信当然知道吸血鬼吃的饭除了血液还能是什么。

  韩信大惊失色,或许是回忆起血奴,或许是待在曾经血奴待的地方,或许闻到刘邦身上那股来自血液味,胃里的东西瞬间被韩信吐出来了。

  刘邦没想到韩信会吐,被呕泻物沾了半身,语气不好地说:

  “长见识了,原来你们教堂的人都这样像你这样恶心啊。”
 
  吐完的韩信,有气无力地回刘邦话。

  “你们吸血鬼才恶心吧,会吸那群恶心到死的血。”

  刘邦笑而不语,只是放下手中还未处理好的布条,把手伸向了韩信的左臂。

  “咔嚓。”

  “啊!”

  韩信疼得已经满头大汗了。

  “小特使,我刚才不是让你好好闭上你的嘴吗?这不能怪我咯。”

  刘邦原本俏皮的话到了韩信耳里彻底变成了魔鬼的声音,让韩信毛骨悚然。

  “教堂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里面只有欺骗,你们所认为加百列天使长,只不过是光明之神的走狗,什么也帮不了你们。”

  韩信原本因为恐惧不会对刘邦说时候,但是此时的愤怒已经大于恐惧。

  “那吸血鬼算是什么?一个野蛮的种类,脑子里面除了血液,就是血液,简直令人作呕。”

  韩信对刘邦怒吼道。
 
  刘邦站了起来,看着趴在地上的韩信。

  “小特使,我教你一个游戏好不好?”

  刘邦的微笑像是恶魔一样映入韩信眼中。

  “这个游戏叫踢球。”

(邦信)圣魔(二)

老吸血鬼邦哥攻x小特使韩信受

故事情节纯属私设,夹杂某些官方内容。

写给对象看的,所以剧情有些不和人意。

本章内含血腥内容,谨慎观看

  第二章 地下室和血奴

  韩信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黑暗的地方,隐约还能听见老鼠啃咬木板的声音。

  韩信扯了扯被铁链锁住的双手,铁链发出发出哗啦哗声。

  “嘶。”

  此时的韩信忍不住皱眉,他感觉自己的右臂疼得要命,里面的骨头多半是折了,幸好血是止住了,没让韩信以过度流血而死亡。

  没等韩信清醒几分钟,刘邦就来了,他好像知道韩信会在这几分钟内醒来。

  门被刘邦打开了,光线迅速刺入室内把部分黑暗赶跑。

  韩信一下子被这光线刺得睁不开眼,缓了一会才适应。

  韩信缓过来后,看清了室内,这个屋子像是一个地下室,没有窗户,屋顶上倒是有个通风口。
 
  四条长铁链从墙壁钻出锁住了他的双手双脚,韩信估摸这四条铁链有三米长,连室内距离的一半都不到。

  “观察够了吗,小特使?”

  刘邦依旧是那副笑脸。

  “哼。”
  
  韩信对此不屑一顾。

  “别嫌弃啊,这地下室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为此我还赶跑以前住在这里的血奴呢。”

  说到血奴,韩信顿时一阵恶心。
 
  韩信第一次带军攻打的时候,把某个吸血鬼巢穴给打破,清理巢穴时也发现了一个地下室,士兵们都劝韩信不要去看,韩信却执意要去,结果发现了让他难忘的一幕。

  那个地下室全是血奴,以及血奴的尸体或粪便,一开门臭味就扑面而来,那些活着的血奴聚在一堆望着韩信,手里甚至还有去死血奴的尸体,地上除了粪便就是那些已经发霉或者没发霉的身体。
 
  韩信被恶心吐了,周围的士兵把门快速得关起来,挡住了准备冲出去的血奴。

  那一天,韩信脑子里面全是那个画面,直到士兵用圣火烧掉地下室以及里面的血奴才好过一些。
 
  韩信知道血奴,加百列曾对他说过,血奴顾名思义就是被吸血鬼抓起来当食物吸的人。

  打仗的时候,吸血鬼大军会抓当地的人民充当血奴,由于打战的缘故,吸血鬼不会刻意去养血奴,只是让待在营地地下室或者别的屋里,隔几天送一批食物,因为食物不足的原因,某些血奴会饿死,某些血奴会吃同伴的尸体来充饥。

  血奴被吸血鬼和教堂两方都不待见,在吸血鬼眼里他们是食物,在教堂眼里他们是恶魔的奴隶,会圣火烧死他们。

  可惜听说不如眼见,这回可让韩信恶心的要死,除了这次韩信就没去过任何血奴的聚集地,任由士兵放圣火。